夕落餘暉

關於部落格
初次來訪請點簡介;謝絕注音&火星文;請保持基本禮貌。
  • 395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吾命騎士,亞格】說好的禮物呢?

 【亞格】

 
 
情人節照理說是炫耀、呃不,是告白的好時機,身為聖殿之首的格里西亞卻怎麼樣也想不透,再怎麼樣自己的條件也算不錯吧!就算謠傳他愛的只有光明神一個,也該來碰碰運氣才是啊!那群女人怎麼可以連試都不試就跳過他!
 
想到大地一大早一臉困擾的堵在自己門口,結結巴巴說出那句──
 
「太、太陽,我巧克力收、收太多了……你、你可以幫我吃、吃一點嗎?呵呵……」
 
呵什麼呵!這根本是百分之兩百的炫耀!
 
雖然很想直接開口叫大地去死,不過眾目睽睽之下他也只能胡扯一堆什麼謝謝兄弟的厚愛、太陽感動的心領等等,當然最後也不忘補上幾句吃多了會發胖看似關心的話。
 
哼!想玩他!門都沒有!
 
不過話說回來,他家副隊長的巡邏之路是不是越走越慢?那天暴風來拜託自己換一下班免得會造成街道堵塞,換了之後也沒有比較順暢好不好!
 
這種排到街尾告白的人龍是怎麼回事!
 
「那、那個,請你收下……」
 
「抱歉,我有喜歡的人了。」
 
相較跟在身後的隊員們幸災樂禍看好戲的表情,亞戴爾自始自終都掛著溫和的微笑。
 
只是說出來的話不怎麼溫柔就是。
 
開什麼玩笑啊!他家的副隊長是那群人隨隨便便用一盒、只有一盒巧克力和噴滿會讓人打噴嚏香水的信件就能拐上手的嗎!!
 
格里西亞披著斗篷遮遮掩掩遠遠跟在後頭,心裡還不忘對著人群吐嘲。
 
「雖然我長得很、很普通,但是做的飯很好吃。」
 
何止普通,皮膚沒我白嘴巴也沒有我小頭髮髮尾還分叉眼睛也不夠水汪汪我都比妳還有女人味了妳是有什麼自信站到我家副隊長前面啦!
 
……等等為什麼想到最後會有種哀傷的感覺?
 
格里西亞搔搔頭,看著亞戴爾依舊掛著微笑退回放到手上的便當。
 
對對、來路不明的東西千萬不可以收,誰知道那群人會不會用下藥那種卑鄙的手段?
 
「我喜歡你,請你……」
 
「抱歉,妳是個好女孩。但是……」
 
這是第幾個了?那群女人是沒看到亞戴爾很困擾是不是!這樣一個接一個的上是在肖想亞戴爾喜歡的人是自己嗎?
 
看了大半天的格里西亞到後頭也對亞戴爾那幾句拒絕的台詞感到無趣,更別說一直吐嘲又站了這麼久覺得腳痠。
 
回去吧,反正也沒什麼好看的,也只是越看越心酸而已!
 
悻悻然打算回聖殿的格里西亞低著頭,卻被後面趕著上來看熱鬧的男子給撞上。
 
「唉哟。」哪個不長眼的!
 
「幹,誰走路不長……小、小姐、一個人嗎?」被撞的男子原本想破口大罵,但卻在看見格里西亞在斗篷下露出的半張臉後迅速改口。
 
「……」
 
爽快的對著男子賞了一發電擊電的人趴在地上說不出話後,格里西亞踩著重重的腳步甩頭就走。
 
哼,他倒要看看,他家親、愛、的副隊長今天什麼時候才能巡邏完畢!
 
 
 
 
格里西亞總覺得今天的夜晚來的特別慢,打發時間的時候改公文會特別煩心出錯率就會特別高,所以改了第一份的前半部之後他就很乾脆的放棄……反正就算改了也會錯誤百出被審判退回來重改那不如一開始就不要替自己找麻煩嘛是不是?
 
心安理得的找了理由說服自己,格里西亞百般無聊的從抽屜翻出放了很多天的棒棒糖,眼神飄向門口。
 
唉這根吃完又要去補貨了……話說那個亞戴爾,不會到這個時候還沒回聖殿吧?
 
雖然他知道亞戴爾的異性緣一直都不錯,但是都什麼時候了還沒回來會不會太誇張了點?太久沒有丟他懸崖了是吧,什麼日子還在外頭鬼混到這麼晚!
 
情、人、節耶!居然在外面陪民眾浪費時間也不知道早點回來!
 
格里西亞一邊忿忿的咬碎棒棒糖,一邊在腦海中把亞戴爾用各種姿勢扔下懸崖……嗯,果然最後還是要再推一顆巨石比較有震撼力啊?
 
「隊長。」
 
興許是想的太高興了,等到格里西亞回過神,就看到那個正在被自己用到栽蔥方式扔下去的當事人站在自己面前,一臉困惑。
 
讓他差點沒把棒棒糖連同棍子一起吞下去。
 
「……你什麼時後進來的?」
 
「大概是您喃喃唸著先轉三圈往山壁撞一下最後頭下腳上的時候。」
 
「……」
 
所以你是站在那邊看我笑話看到高興才開口叫我就是了?
 
「隊長?」
 
「沒什麼。」格里西亞眼睛一轉,上下打量著亞戴爾,最後視線停在對方手中緊抓著的紙袋上。「那是什麼?吃的?」
 
「不是,是要我轉交給您的書信。」
 
「喔?我也有?」格里西亞興奮的站起身,但在看見亞戴爾欲言又止的表情後隨即又興致缺缺坐了回去。「你該不會要告訴我,通通是男人要你轉交的?」
 
「……」
 
這麼沉默那就是了。
 
「那就把那群不長眼的通通蓋一遍布袋吧。」意興闌珊的揮揮手示意人找個地方坐下,格里西亞嘆了一口氣。
 
怎麼這樣啊?還想說今年有人發現他的好了呢?
 
「對了,一個女人都沒有?」不然長的像女人的也可以啦,至少讓他有點安慰……他的標準是不是越降越低……
 
「沒有。」這下亞戴爾倒是馬上就回答,口氣還異常堅定。
 
……就算真的沒有,也不用用這麼肯定的口氣吧亞戴爾。
 
「那皇家騎士也照打不誤嗎?」
 
「……」現在是怎樣,連皇家騎士也單身寂寞腦袋有洞?就算他有點像女人但是也不是女人好嗎!飢不擇食也不是……等等,這樣好像貶到自己了。「不會連聖騎士也死馬當活馬醫的想送給我吧?」
 
「他們不敢。」
 
「是喔,那就好。」格里西亞垂下眼,掩去笑意的同時也沒有忽略掉亞戴爾臉上那一閃而逝的狠勁。
 
「不過隊長,今天走了那麼久您腳不痠嗎?」
 
聽到亞戴爾看似關心的問話,原本要喝進嘴裡的茶被格里西亞毫不優雅的一口噴出。
 
「亞戴爾!」略帶怒氣的抬頭,有些惱羞成怒的格里西亞伸指用力戳向對方額頭。「你早就知道了還在那邊收的那麼高興存心要讓我不開心就是了?」
 
「我可是都拒絕了,一點機會想望都沒有給呢隊長。」
 
「……可別以為你這樣說我就會原諒你,她們也不想想你可是我格里西亞‧太陽的副隊長,那爭先恐後的樣子我看你一不當心就會被吃乾抹淨綁著上教堂了。」格里西亞咬牙切齒,想著那群女人都快完全貼平在亞戴爾身上就是不爽!
 
「我會注意的,您還是很在意?」亞戴爾放下紙袋,低頭看著格里西亞露出好看的微笑。「您半途就走了,我還以為您不在乎呢。」
 
「……」要不要這樣作弄他,測他心意啊?
 
「到底是誰把你教成這樣的?隊長我可是太陽騎士,這種事不會是我教的吧?」用力戳了幾下對方胸膛,但是那人一副不痛不癢自己指甲倒是彎了不少,格里西亞撇撇嘴還是很難把亞戴爾被一群女人圍住的畫面從腦海中抹去。
 
「都是我看書學來的,當然和您一點關係都沒有。」
 
看著亞戴爾毫不猶豫就承認那坦蕩蕩的樣子,格里西亞不禁一陣無言。
 
好啦,雖然大部分是他教的、亞戴爾也記得很牢讓他很高興沒錯,不過有必要這樣青出於藍還反作用到自己身上嗎?
 
「那禮物呢?」再度哼了聲,格里西亞伸手往亞戴爾身上這邊摸摸那邊撈撈,卻怎麼樣都沒有藏著禮物的樣子,連昨晚說好要替自己買來的藍莓派也沒影。
 
「呃……我走到甜點店的時候,已經賣完了。」
 
亞戴爾臉上一陣尷尬,支吾了下還是坦承因為自己想看對方吃醋的樣子刻意停下腳步接受民眾包圍的舉動,延遲到去搶出爐時間的事實。
 
而且因為有點搞的太誇張,連飾品店之類的還來不及去就逃回來了。
 
這下亞戴爾總算知道,為什麼暴風騎士在自己答應之後差點沒跪下來感謝光明神,實在是太可怕了……
 
「你……」
 
「隊長,要不我替您按摩腳吧?」
 
看著亞戴爾一臉討好的笑容,格里西亞瞇了下眼,想著難得的節日還是算了……反正日子還長,他難到還找不到機會討禮物?就讓亞戴爾欠著也好,以後要求起來就更順心得意。
 
「……下次再忘了,看我把你丟下懸崖沒有。」
 
「您剛剛已經演練過很多遍了吧隊長。」
 
「閉嘴。」
 
想到自己喃喃唸的忌妒模樣被人瞧得一清二楚,格里西亞惱怒的斥了聲,立慨把腿抬到對方膝上,大喇喇地。
 
「不是要按摩,我腳痠死了。」
 
按在腳上揉捏的勁道不輕不重,讓累了一整天的格里西亞有點昏昏欲睡,不過在閉起眼之前還是不忘把該交代的事情給交代清楚。
 
「對了,亞戴爾。」
 
「是?」
 
「下次敲門敲大聲點,我沒聽到就繼續敲,聽懂沒?」
 
他可不想在敷臉還是做什麼時候,又被丟臉的抓個正著。
 
「……我知道了,隊長。」
 
格里西亞決定把那低低震動的笑聲無視,反正又沒關係,他是隊長,他最大!
 
「情人節快樂,隊長。」
 
「……那你明天記得再去幫我買塊派。」
 
「……」
 
 
End -






我下次絕對不幹一天生三篇這種事,
真是累死人了。

再說一次,
可以設定時間發文好好玩啊太爽了,

另一篇就等系統幫我踩死線了耶嘿。

大家元宵節快樂。



謝謝蝸牛接受我的摧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