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落餘暉

關於部落格
初次來訪請點簡介;謝絕注音&火星文;請保持基本禮貌。
  • 3951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盜墓筆記,瓶邪】 還在

 【盜墓筆記,瓶邪】 還在
 
 
吳邪也搞不清楚怎麼回過神來,手上就已經抓著方才被一群人硬纏著推銷的環保筷。
 
興許皮夾內也少了不多不少三張大鈔吧。
 
要不是這年剛過,鋪子裡進帳不少,這少掉的三張可就要讓他連同王盟和小哥連喝一個月的西北風去了,說不定還要配點土。
 
「唉。」就算自個兒再怎麼沒主見,也不該這麼簡單就著了那群人的道才是。
 
「這很環保的,想想那些難過日子的人大爺你不是那麼鐵石心腸的人吧大爺?」
 
那群人你一言我一語說的歡快,只差沒跪下來抱著他的腿、把筷子硬插進他的褲襠內逼他收下……不過估計也差不到哪去了。
 
「要不大爺不喜歡貓的話,狗兒的怎麼樣?」蓄著小鬍子的人自顧自抽走吳邪拿也不是丟也不是的筷子,塞了另外一副。
 
從沒見過這麼自動自發從人皮夾內拿錢還找錢的無賴!
 
吳邪看著自己手中的愛心環保情人筷,這下元宵啥的都沒買成買了雙連緊急時當火引子當柴燒的東西都不行要做啥啊這是?更別說筷尾還鑲了兩個一看就知道是粗糙亂黏上去、嘴對嘴作勢互吻的狗……還是妖獸?
 
甩了甩頭的吳邪嘆了很大一口氣,眼角瞄到另一群人又雙眼放光的打算上前搭訕,索性連元宵都不買了,只悶著頭往鋪子的方向疾步。
 
反正過節嘛,圖的不過就是個氣氛!?就算沒有元宵沒有提燈猜謎,和小哥兩人一塊兒窩著看節目也行啊!對不!
 
回到鋪子時王盟已經把店給收了,半掩著的門透出一點暈黃的燈光,吳邪想也沒多想就推門而入。
 
「我回來了,小哥──人咧?」
 
有些意外人沒有在電視前盯著螢幕發愣(雖然他每次都不知道小哥到底看進去什麼了沒),吳邪把筷子隨手一放就裡裡外外的找了起來。
 
「小哥、小哥──咱們出去吃──」
 
「小哥?小哥你倒是說句話啊小哥。」
 
「張起靈!!」
 
奈何吳邪連馬桶蓋都自暴自棄的掀開來過,還是沒見到那悶瓶子的蹤影。
 
「……總不會又自個兒亂跑出去了吧?」
 
但他怎麼思來想去,小哥近期內都沒有要外出下斗的徵兆啊?難不成只因為昨晚很冷那廝伸手過來讓冰到的自己一腳踹開在記仇?
 
「小哥,我發誓以後不會再大半夜把你踢下床了,你別鬧了,出來好不?」
 
「……小哥?」
 
吳邪抱著頭蹲在門口,怎麼也想不透那悶瓶子又是腦內哪根筋斷了,總不會就這樣一聲不吭的跑回雪山去守那啥青銅門?
 
要走也挑個好日子讓我替你送個行啊小哥。
 
雖然小哥要真說出口他是死活不會放手就是了。
 
吳邪腦內小劇場跑了幾百遍,連現在立馬進去整裝打給胖子揪人上山放火逼人的念頭都有了。
 
內心糾結了好一陣,吳邪喘了口氣站起身。
 
管他的,要找就找吧!燒山就燒山!小爺他人脈這麼廣,還愁找不著人嗎!?看他找到那悶瓶子之後還不夜夜讓他睡腳踏墊捧夜壺等小爺我夜裡起來放尿!
 
吳邪頭才抬起來,就見著悶油瓶那萬年死人臉冰自己面前,忍不住操了一聲。
 
「小哥你幹啥!」
 
「找我?」張起靈眉間微皺,一副叫人的不是你嚇什麼嚇的態度,看的吳邪安下的心又熊熊怒火中燒起來。
 
「你上哪兒去?叫你都不回真成啞巴張啦!」吳邪瞧小哥背著光,忍不住還是伸手抓上對方垂在身側的袖口。
 
「……你去太久。」
 
「……」
 
敢情是擔心我來著?吳邪心頭一暖,但還是覺得這樣的小哥怎麼看都怪怪,該不會剛剛外出讓人給下藥了吧?
 
「怎麼會出去?」
 
「夥計說,你會被騙。」
 
「……」娘的,就知道沒有自己想的那麼美!這會兒還是有軍師扯他後腿再倒戈獻計給敵人去了。
 
「算了,回來就好,我沒買到元宵,咱隨便吃點?」
 
「嗯。」
 
吳邪訝異低頭,看著被反握住的指尖,內心猶豫的小鹿撞了個頭破血流後還是很不爭氣的轉身將單薄的身軀給緊緊抱上。
 
太好了,你還在。
 
你還在。
 
 

End -





我早就想試試踩死線的快感了,
可以設定發文時間真是太爽啦。(啥)
 
嗯反正還是生出來了,
接下來又一年不用更新了,
好棒啊.......(喂)
 
下次的截稿日有點近但是感覺又還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