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落餘暉

關於部落格
初次來訪請點簡介;謝絕注音&火星文;請保持基本禮貌。
  • 3936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盜筆,瓶X邪】歸。

 【盜筆,瓶X邪】歸。
 
 
 
那光亮恍恍的扎眼。
 
他閉上眼,往前踏了一步,立刻感覺到腳陷入鬆軟的雪地。
 
接著身後傳來悶厚沉重、拖著銹關上門的聲音。
 
再度睜開眼的時候,前方站了一個人,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冷的關係,那人抖的厲害。
 
他皺眉,看著那似曾相似但又不復記憶的面容先是狂喜、害怕、無措和隱約一種他不了解的什麼,對方在他做出反應前嘶啞的開了口。
 
『───』
 
可惜混著凜冽的風聲他壓根沒聽見對方說了些什麼,但是最後略帶哽咽的鼻音,他沒有忽略。
 
『……小哥。』
 
那個人猶豫了好久好久,直到風中開始夾了雪花,才上前對自己伸出手。
 
『我們回家。』
 
他垂眸細細端詳那隻不知道為何會覺得粗上許多的掌心,有些疑惑。
 
『小哥。』
 
這次那人的聲音帶了懇求的音調,那手似乎想抓住自己,但卻又在碰到衣角時縮了回去。
 
『有什麼等下山再說,好不?』
 
他忍住心中的疑惑,抬眼看著對方顯而立見的哀求神色。
 
舉起的手馬上被緊緊的握住,力道大的讓他有些訝異。
 
……那人似乎不該有這種力氣。
 
後來那人從背包內挖出大衣替自己密密的裹上,只差沒加條毯子,下山途中除了微微抖著牽著的手、三步一回頭,時不時還墊起腳尖忐忑的看向自己身後之外,一切都很順利。
 
『我怕他們要你回去。』那人對上他難得顯現的困惑眼神,露出不好意思的微笑。
 
可是他還是一直都沒有開口,他甚至想不起來那個人到底是誰。
 
任由那個人拉著自己回到了旅館,任由那個人小心翼翼的替自己淨了身,擦乾了自己的髮,然後莫名奇妙的上了床。
 
那人緊緊攀住自己的背在上頭留下一道道抓痕,小哥一聲接著一聲地喚,和眼角落下的淚一樣,都沒有停過。
 
他幾度想開口,卻不知道開口能說什麼。
 
事後那人像是倦極了掛著淚睡去,手還緊緊拉著他的衣角,到晨光透亮都沒放開。
 
後來他隨著那人回到一間不大不小的店內,一同生活著。
 
那人打了幾通電話,陸陸續續的有人上門,看看他然後搖頭對著站在一旁緊緊牽住自己的人苦笑,甚至有個胖子一衝進來就狠狠的拍疼了他,看到他沒反應也只是一愣後嘆口氣,硬是拉著那個人到了後堂。
 
「你們的世界不一樣,不要再淌渾水。」
 
胖子和那人吵了一架,氣呼呼的跑出去,到了門邊還不忘回頭瞪了自己一眼,用奇怪的表情啐了聲沒心沒肺。
 
可是他還是什麼都想不起來,每次早晨睜眼、睡前闔眼,那人都用一種期盼又受傷的眸望著他,似乎在等著什麼。
 
日子一天天過去,也不知道多久。
 
期間他們會一起在鋪子內發呆,什麼也不做,一起看著明明不好笑但是收視率卻高的嚇人的節目,被帶著上菜市場殺價,天冷的時候那人會窩在自己身旁取暖,天熱的時候也只是咬牙開足了電扇哀號著電費繼續窩著……就像平常人會過的生活那樣……被硬拉下了幾次不痛不不癢的斗不算。
 
偶爾也做愛,他沒有什麼明顯的情慾,但卻不知道該怎麼拒絕那人哀求似的眼神。
 
『小哥。』
 
那個人都這麼喚他,無論是什麼時候,彷彿多喚幾聲就能讓他想起什麼。
 
不過連在廁所內大號的時候也在門外叫就太超過了。
 
他皺眉想著。
 
後來上門的人變多了,看著他的眼神也隱約有些責備,他不在意,他只是一直在想一個名字……奈何無論怎麼想都想不起來,於是他開始聽。
 
聽來賣古物的人喚小三爺。
 
聽店裡的夥計喚老闆。
 
聽那個三不五時拎酒過來的胖子喚天真同志。
 
不知道是刻意還是本就如此,那麼多個稱呼中就是沒有那人的名字。
 
那人有天告訴自己說:你叫張起靈,接著就閉上嘴望著他……直到夜深了才逸出一聲嘆息,賭氣似的在床上背過身。
 
手被硬拗過去拉著其實有點痛,他盯著那人僵硬一會兒就顫顫抖動的肩想著。
 
那人逐漸老去,他卻沒有絲毫改變。
 
在很久很久以後,他坐在床邊拉著那人的手,喃喃又困惑的開了口。
 
 
 
 





 
「……吳邪?」
 
 
『歡迎回來,小哥。』
 
 
那人睜開眼,原本渙散的眸中散出了光采,艱困地咳了幾聲。
 
 
『我總算等到你回來了。』
 
 
最後那人笑著這麼說,然後永遠睡去。
 
 




 
歸,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