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落餘暉

關於部落格
初次來訪請點簡介;謝絕注音&火星文;請保持基本禮貌。
  • 3936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盜墓,微瓶邪】末日冬至。

 末日冬至。
 
 
這天冷了,呼出的氣也是白的,在眼前蒙了一片霧。
 
冬至,照理說是闔家團圓吃湯圓的日子,但他也只是早早打發了王盟回去,搬了張凳子坐在鋪子口發愣。
 
雪山一別後總覺得日子過不真切,渾渾噩噩地一年又到了尾,還剩下幾年門會開人會出來,現下凍著的腦袋轉來轉去似乎也記的沒那麼清。
 
三叔是不會再出現的,潘子也搭在墓裡,胖子動了真情這會兒估計還傷心的很,那悶油瓶……怕也早已把自己給忘了,要是碰上連熟悉的感覺會不會有都很難說。
 
眼巴巴在這等誰呢他?
 
日曆一張張的撕,厚了又薄薄了又換上厚的,只換來一室寂寥。
 
電視舊了一直沒換,美女主播的聲音參雜了不少干擾,斷斷續續的播著末日話題,到處問著人們有沒有什麼心願未了、最後還想做些什麼?
 
他鈍著腦袋,好一會兒才發掘不知何時出現在自己鋪子口,那風塵僕僕的身影。
 
那人也不見有消瘦了多少,依舊是一身肥油,手上那瓶酒舉起晃晃。
 
「關注什麼世界末日,胖爺我來了也不去煮個湯圓歡迎歡迎?」
 
張張嘴,他有些訝異,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喂,你傻啦?虧胖爺我憂你一個人冬至寂寞,大老遠的來看你。」胖子啐了一聲。「路上又堵車,他娘的還遇上了扒手,要不是人擠,早揪住他一陣好打。」
 
『……真虧了你到末日還惦記著我。』
 
「說什麼廢話,難不成胖爺我像小哥那沒心沒肝的?」
 
那前幾年也不見你來啊……
 
吳邪實在很想吐嘲,想了想冬至人家還特地來看自己,還是少說點免得遭巴,這天冷的很,自己穿的又不多,被一掌巴下來還真的挺痛。
 
「你家伙計呢?沒湯圓好歹買個下酒菜來吧?」胖子熟門熟路,拉著吳邪就往內堂走,大掌穩穩的把人給按在桌邊坐下。
 
『天冷,我讓他先走。』吳邪淡淡道。『一個人過也沒什麼意思,索性也不吃了。』
 
「不是我要說你,你這幾年……」胖子欲言又止,末了嘆口氣。「算了,估計說了你也聽不進去。」
 
外堂電視雜音依舊,興致勃勃的替世界末日倒數。
 
『胖子,你說小哥到時……真會出來?』吳邪轉著胖子倒滿酒的杯子,一轉再轉,酒是上好的,在燈光下晃的扎眼。
 
不是沒想過自己這樣等著時間過去,總會等到小哥回來的,只是一日又一日的過去,總覺得等待乏味,如果換成了三叔還是別人,定然不會像自己這般只是等著……不過說穿了,自己沒身手又沒啥能耐,真想做什麼也是挺難的,不把自己搭進去就很不錯了,還談什麼其他……
 
難不成讓小哥出來剛好替他緬懷上香?
 
等十年,真能見上一面?
 
他到現在還是懷疑著,要是到時候青銅門一開,裡頭什麼也沒有……或是自己到了那頭門卻不開還是根本沒那扇門。
 
他日日夜夜記著那人,那人未必也記著他。
 
沒心沒肝的,對那人來說,忘了也不過尋常之事。
 
「不出來又如何?出來了還認得你麼?」胖子沒好氣的青了一眼,自顧自倒了杯酒,瞬間就把吳邪的內心話吐嘲個十成十。「我看就算你現下去站他面前擋路,他會開口和你說借過就該拜天謝地了,要不你還想著小哥同你說吳邪,好久不見,近來可好?等了哥這麼久真是辛苦你?」
 
『若等會兒真是末日,想見也見不著了。』
 
「得了吧,你還有個盼頭,胖爺我可是連等的念頭都沒能有。」胖子垂下眼睫,乍看還真有那麼點傷懷的味道,讓吳邪瞬間看的有些矇了。
 
是了,起碼小哥給了自己一個期限,起碼能知道自己不是空等,起碼還有機會能見到……要是人死了,腐了爛了消失了,才是真見不到。
 
『……』
 
「再說,那小哥一天不出來,你不一天末日麼?今天還是明天,什麼時候結束,你有什麼分別?」胖子悻悻然地補了句話。「怎麼看都是這半死不活的樣子。」
 
『真難為了你還能說出有思想的話。』
 
「你也太小瞧我了,胖爺是來幹正經事的,還得兼心靈導師開導你,真夠累人!」
 
『什麼正經事?』
 
打起了精神,吳邪勉強勾起笑,直勾勾望著眼前這難得認真一次的胖子。
 
「……胖爺我錢包真他娘的被扒了,請我吃頓飯順便來點錢使使。」
 
『你個胖子,說什麼擔心我,根本只是想來蹭飯!!』
 
 
一年兩年三年四年五年……如果他真等足了十年,待那門開……
 
不知那人同不同他共吃碗湯圓,怯這十年累積的寒。
 
 


末日冬至,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