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落餘暉

關於部落格
初次來訪請點簡介;謝絕注音&火星文;請保持基本禮貌。
  • 396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來聊聊喝酒吧。

 話說可能因為族群?嗯,隨便啦......的關係,
小時候家裡都會煮雞酒,
順帶一提讓我想起來明天又要回老家殺雞了。

其實我還挺不喜歡殺雞的,
尤其當一刀割喉沒抓好雞會歪著脖子一邊噴血一邊亂跑,
很麻煩,拔雞毛也很討厭。

不過這也不是重點。

到國中之前我充其量不過就是佐著雞酒泡飯而已,
一直到上國中,認識了一個朋友。

那時候還算蠻要好的,後來我還認了她的妹妹當乾妹,
現在我跟那個乾妹的感情反而比朋友還要好,
然後我要澄清一點,我當初真的只是純純的認了一個乾妹,
真的沒有想對妹妹做什麼,那時候我比現在純潔許多。(有嗎?)

總之後來那位朋友失戀了,
真的不是我,我國中超邋遢的根本比宅宅還宅宅,
加上趕校車都很早我又是純樸來的鄉下人,
小時候除了爬飛機爬樹騎腳踏車撞電線桿掉排水溝拿水鴛鴦炸蛇帶頭和附近小鬼用沖天炮互炸等等等之外也沒做過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
所以上了國中每天馬尾一綁就出門了,
打扮化妝的什麼都不會,
好吧我現在也不怎麼會。

只是當人家失戀我就去陪酒(?)還以為喝的是普通的台啤,
那時候我對台啤一直抱著一股近乎崇敬的渴望,
電視廣告讓我覺得不喝台啤根本無法理解人生的美味,
(現在我覺得台啤和海尼根都不是我的菜,朝日順口多了。)
所以當我非常開心的答應陪酒之後,
才知道人家要我陪喝的是她家裡有的金門高粱&陳年XO,
酒精濃度到底多少我早就忘了,
總之那天我們兩個都喝的有點多,
大概是一瓶高粱又半屏XO的量,
然後我一邊聽著朋友說一些我根本聽不懂的話一邊把剩下多買的啤酒倒到窗外去澆花,
隔天才驚覺這樣有點蠢,因為整個庭院都是啤酒味。

後來我朋友就開始脫衣服跳豔舞朝著我爬過來,
說真的我朋友很正身材也非常好,
但是那時候我只覺得她神經病,
一腳就把喝得醉醺醺迷迷糊糊的她給踹下床,
最後我睡在她的床上她就穿很少的睡在冰冷的地上,
酒醒之後也感冒了。

在那之後我就告誡自己絕對不可以喝醉,
不過很奇怪,
我喝酒之後臉都會特別紅,
可能是揮發的快吧,
大概半小時左右就沒什麼感覺了,
目前為止我還沒真正的醉過。

睡地板實在是太冷了,
而且依照我現在的下流程度,
我覺得我身邊的人都會很危險。


一個人喝酒有一個人的寂寞;
一群人喝酒有一群人的悲哀。

有時候實在不知道為什麼而喝,
醉了之後反而能比平時更清醒,
可惜我不會醉,也不想醉。


我只是突然有點無聊,總覺得要做點什麼來排遣。

來喝一杯吧,敬莫名其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