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初次來訪請點簡介;謝絕注音&火星文;請保持基本禮貌。
  • 407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吾命‧格X亞‧H有】是的,隊長‧中。

此篇為
 
格里西亞X亞戴爾
 
下篇有H注意
 
雷者或逆CP者速離
 
 
 
是的,隊長‧中。
 
彷彿要證明什麼似的,這幾天亞戴爾比平時還是加倍勤奮的工作著。
雖然平時亞戴爾就是一個認真又負責到不行的個性,只不過最近的態度總是讓人覺得說不上的……奇怪?
之前頂多是徹夜未眠,現在則是不眠不休。
 
「……你這樣沒問題嗎?亞戴爾。」
 
這已經是亞戴爾這一星期來,第七十六次聽到人們對他說這句話了。
 
「我沒事。」然後亞戴爾還是勾起溫和的微笑,說著千篇一律的回答。
 
而通常對方在聽完自己的回答之後,總是會欲言又止的補上一句。
 
「可是……你有必要拚命成這樣嗎?沒這麼緊急吧?」
 
「你想太多了。」彎身抱起一疊公文,亞戴爾眨了眨因為多日未睡而有些痠澀的眼。「我只是做我該做的事情而已。」
 
你們不懂……眾人的太陽騎士只有一個,不能換;太陽騎士的副隊長,則是隨時能夠被替換的。
 
隊長說過,自己有十一個缺一不可的兄弟,裡面並不包含自己。
 
「那我就先回去,有公文再送過來。」
 
如果自己不是不可或缺的,那麼至少不要失去留下的理由。
 
亞戴爾知道隊長很滿意自己的表現,從改公文跑腿買甜點到蓋人布袋傳達光明神的旨意等等等。
 
但是,不夠,還不夠。
 
隊長所需要的是一個能替他分憂解勞的副隊長,那麼他就只能卯盡全力,要比其他人想的還要多,也要比其他人懂的還要多……甚至要搶在隊長開口之前,就要明白隊長想做什麼。
 
既然能做的只有這麼多,那麼……
 
於是,格里西亞最近發現自己像是得到了光明神的神通似的,要什麼有什麼,想做什麼事情就會有人通通去替自己做好,不過他什麼都還沒開口啊?真是怪了。
 
「太陽,昨天那個想害你摔樓梯出糗的公爵,是你派人去打的?」
 
擦著嘴,雷瑟向一進廁所就撲向甜點的人問道。
 
『不是。』津津有味的吃著甜食,格里西亞一邊翻著竹籃一邊想也沒想的否認。
 
「說實話,上面派人來徹查了。」
 
『我是有想之後再去……』看到雷瑟瞇起的眼睛,格里西亞乾笑了幾聲。『真的不是我派去的,我發誓!這一定是光明神給予的懲罰吧!』
 
隨口又敷衍了雷瑟幾句,格里西亞趁著對方還未繼續審問的當下急急忙忙的逃出了廁所。
 
『啊!亞戴爾!』看著前方抱著一疊公文經過的亞戴爾,急著擺脫雷瑟追問的格里西亞如獲大赦的開口叫喚。『咳……在光明神溫柔耳語的提醒之下,太陽想起也許久未和親愛的副隊長討論光明神的仁慈,還有對於民眾之事也不甚了解,在光明神的教誨之下,太陽是否有幸和副隊長一同交流呢?』
 
「……是的,隊長。」
 
 
※※※※※
 
 
「隊長,您要喝水嗎?」將水杯遞向格里西亞才微微抬起的手邊,亞戴爾低垂著眸開口詢問。
 
『嗯?』愣了下,格里西亞轉頭望了一樣和平常似乎沒什麼兩樣的亞戴爾,還是伸手握住了水杯。『亞戴爾,我都要開始懷疑你是不是我肚子裡第二條蛔蟲了。』
 
因為是在自個兒房內討論事情兼看亞戴爾改公文,所以格里西亞很不優雅的一邊調著面膜原料一邊說道。
 
「……」如果真是這樣,也沒什麼不好的。
 
『對了,亞戴爾。』
 
「是?」
 
『我聽審判說有個公爵被人打了,你知不知道些什麼?』
 
「……抱歉,隊長。」抖了下手在公文上撇出一條長長的黑線,亞戴爾低下頭開口。「但是,他昨天居然想對隊長您……」
 
『我知道了。』抬手制止亞戴爾的解釋,格里西亞漫不經心的喝了口水。『人是一定要揍的,但是我不希望事情是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你懂嗎,亞戴爾?這樣我會很困擾。』
 
因為到時候臨時要找藉口掩飾會有點麻煩。
 
「隊長。」握緊了筆,亞戴爾抬頭望向有一口沒一口喝著水的格里西亞,有些猶豫。
 
『嗯?』
 
「亞戴爾對您而言,到底算什麼呢?」
 
『啊?啥?』沒有想到亞戴爾會突然問自己這種奇怪的問題,格里西亞感到有些奇怪。『不就是太陽小隊的副隊長嗎?還能是什麼?』
 
原來,只是太陽小隊的副隊長嗎?
 
除此之外什麼也不是……不過也對,自己除了副隊長之外,還能是什麼呢?
 
自己果然是太不滿足於現狀,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只陪伴在隊長身邊已經令他無法滿足了?太貪心的後果……就是這樣吧?
 
該醒了,醒了也好。
 
如果對隊長而言,自己只能是副隊長的話,那麼,隊長,永遠都只能是自己的隊長。
 
「亞戴爾只是和大夥兒打賭賭輸了,請隊長您不要在意亞戴爾問了這麼奇怪的問題。」眼神暗了暗,亞戴爾在格里西亞接著追問前搶先笑著開口。「明日甜點店會推出新產品,需要去替隊長您買嗎?」
 
『啊要推出新的了嗎?』馬上被轉移注意力的格里西亞眼睛一亮,差點沒把手中的面膜給打翻。『那就拜託你啦,亞戴爾!!』
 
點了點頭,望著格里西亞那有如豔陽照射到自己幾乎無法直視的笑靨,亞戴爾打定主意就算隊長只把自己當做一個下屬來看待,只要還有一個副隊長的身分能夠陪在隊長身邊,那就夠了。
 
原本應該是這樣的。
 
如果第二天亞戴爾送甜點來的時候,沒有撞見什麼不該撞見的畫面,也沒有因為好奇心而停在轉角聽見不該聽見的話的話。
 
『那你會替我改公文的吧?暴風?』
 
「你就不能自己改嗎?」希歐手上抱著一大疊公文,靠在格里西亞半開的房門前似笑非笑。「難不成你昨晚那麼聽話,就是為了拐我心甘情願替你改公文?」
 
『當然不是啦!我是那種人嗎?』撥了撥劈散在身後的金髮,格里西亞笑得燦爛。『不過既然暴風你都已經收取報酬了,那幫我改公文也不過份吧?』
 
「你當然是那種人,不然會說出這種話嗎?」哼了聲,希歐有些按耐不住好奇。「你的副隊長呢?我瞧他最近公文改的很勤,讓大夥兒都輕鬆了不少呢!」
 
也讓自己多睡了幾天好覺,少做了很多場被公文壓死的惡夢。
 
『喔,你說亞戴爾啊?』
 
「不然你是有幾個副隊長?」白了格里西亞一眼,希歐伸手捏了捏對方白嫩的臉洩恨。「真不知道你上輩子是造了什麼福……怎麼?突然良心發現,不折磨人家了?」
 
『因為我有光明神的眷寵囉!我只是覺得他最近在我身邊轉來轉去有點煩而已……』揉了下被捏疼的臉,格里西亞打了個呵欠不以為意的開口。『你替我把公文拿去改,也正好給我個藉口趕他回去,我有點膩了……換個副隊長玩玩不知道會不會比較有趣?』
 
「膩了?這種話你也說的出來?」不著痕跡的朝亞戴爾藏身的轉角投去一眼,希歐翹起嘴角。「那敢問親愛的太陽騎士長,什麼時候玩膩了會拋棄我啊?」
 
『唉哟,我們風流倜儻的暴風騎士會擔心我這小小的太陽騎士嗎?』像是沒注意到暴風的小動作,格里西亞自顧自的開口。『放心,對於暴風兄弟,太陽可是有無比的耐心呢,你和那些只是幫手、不相干的人地位是不一樣的。』
 
「那可真是令人感動啊。」
 
『當然當然,你是我的兄弟嘛!』
 
「……他走了。」
 
『啊,誰走了?』格里西亞臉上盡是困惑,揚著恰到好處的笑容反問。
 
「你就不要玩過頭,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容忍你這個性。」嘆了口氣,希歐沒好氣的瞪了眼一臉惡作劇得逞的格里西亞。「我幹嘛陪著你胡鬧?」
 
『誰叫你昨天晚上那麼過份,幫我這一點小忙沒什麼吧?』
 
「最好我是過份,也不知道是誰已經連著一個多月都沒來開會和改過半份公文了。」翻了翻手中的公文,希歐頭痛地嘆口氣。「……就知道你這混蛋又寫了一大堆光明語,誰看的懂啊!我真是笨蛋,還在暗自高興說你主動說要改公文,果然是不安好心……」
 
『我現在全都改完了,你也有話說?啊!』伸了個懶腰,格里西亞像是想起什麼事的驚叫了一聲。
 
「又怎麼了?想起來還有哪份沒改嗎?」索性闔上看了就頭痛的公文,希歐涼涼地問。「還是昨天忘記一邊敷面膜一邊改,皮膚變差了?」
 
『不是啦!剛剛亞戴爾是要拿新上市的甜點給我吧,可惡!不應該今天玩的!』雙手抱住頭,格里西亞藍眸泛著水光。「那個,暴風……你去幫我和亞戴爾拿甜點?」
 
「……去死吧,白癡。」看著一臉悔恨不已但卻念念不忘甜點的格里西亞,希歐咬牙切齒的罵。
 
幸好格里西亞的悔恨並沒有持續太久,下午甜點照樣送到了他的手上。
 
『放在那就行,亞戴爾呢?』窮極無聊的玩著羽毛筆,格里西亞極力壓抑著歡呼跳上前搶過紙袋的衝動,維持著隊長該有的威嚴,狀似慢不經心的對著一臉不情願的艾德問。
 
「報告隊長,副隊長……臨時有急事去處理了。」放下紙袋後,艾德頓了頓還是沒將亞戴爾的異狀給說出口。
 
『知道了,下去吧。』
 
「那個,隊長?」站在原地猶豫了會兒,艾德還是鼓起勇氣吸了口氣張嘴。
 
『什麼事?』將雙眼從甜點袋上硬生生的收回,格里西亞有些兇狠。『還有什麼事要報告一次說完,隊長我很忙!』
 
喔喔喔,他的甜點!他已經聞到那該死、迷人的香味了!
 
「您和副隊長怎麼了嗎?副隊長怎麼……」
 
他和亞戴爾相處了這麼久,脾氣不敢說摸的十分也有八分,還是第一次被亞戴爾拜託送甜點過來……把隊長的甜點看的比自己性命還重要的亞戴爾,怎麼會突然把這麼重要的工作交給別人去做?不管他怎麼想都覺得很奇怪,但是看見亞戴爾那死寂的眼神又問不出口,只好冒著被隊長丟下懸崖的風險直接問了。
 
『嗯?沒怎麼啊?』笑瞇了眼,格里西亞咬了咬牙。『艾德,你還、有、事、嗎?隊長我真的很忙,沒空聽你在那邊掏八卦!』
 
「哇!隊長抱歉,艾德告退!請您繼續忙、繼續忙!」
 
『哼。』看著一臉驚慌的艾德摔上門,格里西亞立刻站起身一把撈過紙袋打了開。『果然很香,真是浪費我時間,快饞死我了!!要先吃哪個好?』
 
而逃出門外的艾德像是火燒屁股似的,一連跑過好幾個房門才被在轉角等了不知多久的亞戴爾給一把拉住。
 
「艾德。」
 
「啊──哇!隊長我錯了,您不要丟我下懸崖啊,我上有老父老母下有妻兒十幾人全靠我這微薄的薪水過活喔喔喔喔喔──」突然被抓住,艾德嚇的更是亂吼亂叫了起來。「我再也不敢亂問事情了,求求您放我啊!!」
 
「艾德,是我!」
 
「隊長我錯了,我真的知錯了……亞戴爾?」又掙扎了好一會兒,艾德才在亞戴爾的凝視下冷靜了下來,看清楚抓住自己的人不是隊長後,才鬆了口氣。「你怎麼在這裡?不是有急事要去辦?」
 
「辦完了。」鬆開緊抓住對方衣袖的手,亞戴爾淡淡帶過用來騙人的藉口說道。「交給你的甜點呢?送去給隊長了嗎?」
 
「送去了送去了,你可要記得答應過我這假日替我值班喔?」
 
「我知道,我不會忘的,你就放假去吧。」勉強勾了勾唇,亞戴爾的眼中卻是充滿孤寂和些許期待。「那……隊長有說什麼嗎?看見甜點有沒有很開心?有沒有吩咐我下次再去……」
 
問出這些話,亞戴爾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聽見對方怎麼回答。
 
或許,還是期望自己早上只是沒睡飽所以聽錯了吧?
 
「沒有,隊長只叫我放著。」聽見終於可以放假,艾德少根筋的立刻否認。「亞戴爾你平常不是總說隊長很喜歡吃甜食?該不會是你會錯意了吧?我剛剛看隊長意興闌珊的樣子,壓根不像喜歡甜食的樣子啊?」
 
「怎……」愣了愣,亞戴爾無法抑制的微微顫抖了起來。「怎麼可能,我不可能會搞錯的,隊、隊長昨天明明還很高興的要我去買……隊長該不會是身體不舒服!?不行,我、我還是……」
 
「亞戴爾你冷靜點啦!」伸手牢牢抓住轉身就想朝隊長房間奔去的亞戴爾,艾德一臉無奈。「隊長看上去很好,沒問題。再說你一天到晚跑去找隊長,不覺得煩嗎?」
 
「煩……」征忡了下,亞戴爾愣愣的停下腳步。
 
「對啊,連我這人看了都煩!你不認為隊長也這樣覺得嗎?」沒有發現亞戴爾的異狀,艾德有些打趣的開口。「拜託,你又不是隊長的誰,不過是個副隊長耶,三天兩頭的就往隊長那跑,就算是為了公事也沒有這樣的吧?」
 
「……放開。」
 
「嗄?」看著像是被雷給劈到的亞戴爾,艾德不知所以然的回了句,卻沒有鬆開手。
 
「我說放開,我要去做事了。」甩對方緊抓住自己的手,亞戴爾沒有理會傻在原地的艾德,只是頭也不回的朝著自己的辦公室走去。
 
我只是覺得他最近在我身邊轉來轉去有點煩而已……
 
原來,隊長那天說的不單單是玩笑話。
 
你替我把公文拿去改,也正好給我個藉口趕他回去。
 
原來,自己一而再再而三前去找隊長的舉動已經造成隊長的困擾,還必須請暴風騎士長來拿走公文,不給自己前去的藉口。
 
我有點膩了……換個副隊長玩玩不知道會不會比較有趣?
 
原來……原來隊長已經不再需要自己了?是什麼時候開始,自己令隊長感到厭煩了呢?
 
連艾德都感受的出來,自己怎麼會如此遲鈍?
難不成,已經連待在對方身旁的資格都失去了嗎?
 
他不想消失,真的不想……哪怕是多一分一秒也好,他願意拿一切來換陪在隊長身邊的時間,可是,自己又有什麼資格和籌碼,來做出這種任性的要求?
 
自己能幫上忙的事情,隊長不是不會做,而是不需要做。
 
『你知道嗎,亞戴爾?』在隊長上任不久後的日子,特別將自己召去叮囑了一番。『我會用盡一切手段去保護我的兄弟、我的聖騎士,所以,你們每個人不管去做什麼,都不准給我消失,聽見沒有?』
 
「是的,隊長。」
 
可是,隊長,您也說了……
 
亞戴爾,不是您的兄弟、不是您的聖騎士,只是副隊長。
 
是人人稱羨的太陽小隊又怎麼樣?是僅次於眾聖騎士長的職位又怎麼樣?
 
不過就是個可有可無隨時可換的副隊長而已,自己到底在引以為傲些什麼?
 
地位的天秤從來就沒有平衡過啊,亞戴爾。
 
不知不覺停在聖殿邊緣的亞戴爾望著被染紅的天際,明瞭又苦澀的笑了出來。
 
『亞戴爾,沒有你我真的不行。』
 
那句話,真想親耳再聽隊長說一次啊……
 
眨了眨眼逼回眼中朦朧的水氣,亞戴爾卻依然清晰的感受到熱燙的淚痕,從自己緊縮的心上劃出了一道長長的傷口。
 
夕陽緩緩的從西邊落下,什麼也見不著了。
 
 
※※※※※
 
 
如果說前陣子亞戴爾是反常,這陣子就更反常了。
 
雖然出乎眾人意料之外的不再有任何公文送到亞戴爾手上,但是亞戴爾充滿血絲的雙眼卻沒有好轉的跡象,連一向正常的小隊員間劍術對練,也連輸了好幾場……不,在那之後是根本沒有贏過。
 
「……亞戴爾?」走上前揮了揮手,艾德看著被眾小隊員包圍住的亞戴爾一臉失神,似乎對肩膀上不斷湧出鮮血的傷口毫無所覺。「你不痛嗎?」
 
「啊!我、我不知道……」另一個小隊員抖著手,沒料到自己可以傷到在聖殿中劍術算中上程度的亞戴爾,還一劍狠狠的刺穿了對方的肩膀。「我以為亞戴爾……」
 
「嗯?痛什麼?」倏地露出一個燦爛的微笑,亞戴爾像是大夢初醒般的揮了揮持劍的手。「輪到誰了?繼續。」
 
傷口湧出的血更急了。
 
「你受傷了,快去找祭司!」
 
「不用繼續了,下次再來,你先把傷口壓住啊亞戴爾!」
 
看著湧出的鮮血染紅了半邊衣衫,但是依舊掛著微笑動也不動的亞戴爾,眾人一邊七手八腳的按住傷口,一邊面面相覷。
 
糟了,亞戴爾一定中邪了!等一下還是趕快請烈火騎士長來驅邪才行!!
 
「找祭司做什麼?」像是根本不解眾人臉上焦急又心慌的表情,亞戴爾偏過頭兀自笑著。「這點小傷不算什麼,根本不會痛。」
 
「天啊,隊長一定會把我們全都丟下懸崖給亞戴爾陪葬!」捂著額頭呻吟了聲,艾德一把搶過亞戴爾握的死緊的長劍丟到地上,急急對著其他人吩咐。「快,你們把亞戴爾拖回房裡,我去叫隊長過來。」
 
看著眾人連拖帶拉的將生了根似的亞戴爾帶離訓練場,艾德一邊奔跑一邊暗自祈禱格里西亞在聽見亞戴爾的傷勢後不會氣的直接將自己從聖殿騰空摔出去。
 
……不過他到底要上哪裡找隊長啊?亞戴爾!!??
 
結果艾德是在聖殿茫然的亂轉了半小時候,才在好心的祭司指引下在審判所旁的廁所找著正在和審判騎士交流光明神仁慈和嚴厲的格里西亞,然後在硬著頭皮邊抖邊後退報告完亞戴爾的狀況後,在審判騎士冷靜的注視下,被一陣強勁風壓給打進審判所擦的像是完全沒人用過的馬桶,喝了好幾口水。
 
等了好一會兒確定隊長和審判長已經一前一後的離去,艾德才驚魂未定的將濕淋淋的頭從馬桶中拔出來,咳了咳往亞戴爾房間奔去。
 
拜託!亞戴爾你不要有事啊!隊長生氣起來可不是鬧著玩的!剛剛那個眼神真像瞬間要把自己直接用馬桶砸死一樣……
 
「……」一回到亞戴爾房門前,艾德絲毫不意外的看著所有太陽小隊的成員在門口直挺挺的跪了長長一列,摸了摸鼻子後也跟著跪了下去。「隊長氣炸了?」
 
「艾德,你覺得我們還看的見明天的太陽嗎?」
 
「我想連今晚的月亮可能都看不到了……」
 
「到底哪個白癡刺傷亞戴爾的,在見光明神之前我一定要先痛毆你一頓。」
 
「對不起……」被點名的小隊員哭喪著臉,哀怨的開口道歉。
 
嗚嗚,他也不知道啊?誰知道亞戴爾居然動也不動,被自己一劍刺穿肩膀的時候還露出像是解脫的表情?
 
就說亞戴爾中邪了吧!真的不用找烈火騎士長過來嗎?
 
『……亞戴爾,你給我醒來,聽見沒有?』
 
迷迷糊糊間,亞戴爾聽見一道溫和但卻帶著強烈恐嚇意味的嗓音。
 
他不想醒,或許一直睡著也是好的,至少就不用去面對……面對什麼?
 
他想不太起來了,只記得當隊員一劍刺向自己,伴隨著劇痛傳來的安心感,那種深入骨髓的強烈痛楚,很像當初隊長將自己拋下懸崖的感覺。
 
痛是痛,卻讓他萬般留戀……早知道應該讓對方多刺幾劍才對,這樣痛楚才夠深刻,他只能用這種方法思念……思念誰?
 
想不起來,他真的想不起來了,可是那個人很重要很重要,怎麼自己會忘記呢?
 
『亞戴爾,你不聽我的命令了嗎?』那聲音忽遠忽近,卻始終帶著不容人遲疑的語氣。『我叫你醒來,你到底聽見沒?亞戴爾!』
 
聽見了……隊長?
 
「唔……」吃力的睜開眼,首先映入亞戴爾眼簾的是格里西亞氣急敗壞的藍眸。「隊長?」
 
『你還知道我是隊長?』格里西亞在心底鬆了口氣,表情也從擔憂轉成憤怒。『你們是怎麼搞的?對練個劍術也可以把自己搞成重傷?是太久沒被我丟懸崖感受光明神的仁慈了是不是?』
 
「……」動了動手指,亞戴爾發現肩上並沒有傳來任何痛楚。「手……」
 
『我治好了,你知不知道我還用到終極治癒術!』沒好氣的哼了聲,格里西亞居高臨下的瞪著自家有些發傻的副隊長。
 
「抱歉,隊長……其他人?」還活著嗎?
 
『幹嘛?要不要我替你把他們全一人砍個一劍啊!?』
 
「……是亞戴爾走神才會受傷,隊長您就饒了他們吧。」聽見自己房門外傳來整齊劃一的抽氣和隱隱的啜泣聲,亞戴爾愧疚的開口。「這件事和他們沒有關係。」
 
而且要是讓隊長拿劍,那會被砍傷的就不是只有太陽小隊隊員了。
 
『……你們聽見了,還不快滾?』像是在盤算些什麼,格里西亞皺起眉思考了幾秒才朝門外吼了聲。『不然就進來陪葬!』
 
隊長,我還沒死。
 
『亞戴爾,你最好給我交代清楚,最近怪怪的是怎麼回事?』還沒等亞戴爾感概完,格里西亞冷淡的質問就直接丟了過來。『聽說你最近劍術對練從沒贏過?這還是我太陽小隊的副隊長嗎?你劍術什麼時後退步到這麼差勁了?』
 
「隊長,我……」瞪大眼,亞戴爾掙扎著想起身,卻在格里西亞冰冷的注視下又僵硬的躺了回去。
 
『你很令我失望,亞戴爾。』
 
格里西亞的藍眸像是結了霜,凍的亞戴爾無法呼吸。
 
『太陽小隊不需要你這種副隊長,你明白嗎?』
 
看著格里西亞認真的神情,亞戴爾胸口一窒,暈了過去。
 
 
 
是的,隊長‧中,完。
 
 
 
 
======================================


 
不要問我為什麼會變成三篇拜託,
因為我自己也不知道啊啊啊啊啊啊啊───
亞戴爾你這小混帳。(淦)
 
嗚嗚嗚嗚我發誓下一篇絕對就會H然後完結,
喔喔喔喔我用亞戴爾MM的人格發誓!!(去死)
 
我上輩子到底欠了他什麼?
本來說好只是一篇的說!
 
我不過看了一張哈啊哈啊的全裸待機!!
結果....到底....
我整個語無倫次......
 
 
最後請原諒我把他拖戲拖的這麼長......
可是我就是忍不住囉嗦.....(淚躺)

亞戴爾你真命苦。(閉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