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落餘暉

關於部落格
初次來訪請點簡介;謝絕注音&火星文;請保持基本禮貌。
  • 396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吾命‧格X亞‧H有】是的,隊長‧上。

是的,隊長‧上。



不知道是從哪時候開始,他喜歡上了那有如上好絲綢般的柔順髮絲,一點一點從指縫間緩緩溜下的觸感。

他無條件的服從對方所發出的任何命令,旁人總是感嘆著他的不知變通,冥頑不靈,愚忠。

人們看見的都是外在所顯露的辛苦,但他藏在一次次微笑苦笑下所沒說的是……自己也是有私心的,私心貪圖,那僅僅有身為副隊長的自己才能得到的獎勵。

他一直都知道,隊長永遠永遠,都不會是屬於自己一個人。

高掛於天空中的太陽,是不會只照耀著一個人的;甚至連伸手都無法捕捉住的陽光,只能期待,那偶爾為之、短暫停留於指縫間的溫存。

他要的從來都不多,只要一個眼神、一個碰觸甚至是一個命令,都能讓他覺得自己又離對方又更近了一些,哪怕要求有多麼不合理,他也……心甘情願。

已經想不起來確切的時間了,不過第一次不斷被對方丟下懸崖的印象依舊是十分深刻。

「表裡不一,你算什麼太陽騎士?」

猶記得當初自己在真實接觸一直以來所敬仰的人之後,心中那充滿失望及憤怒的感覺。

「連劍術都這麼差,為什麼是你!!除了那頭漂亮的頭髮之外你還有什麼用!」

亞戴爾無法接受,自己的隊長是個連考三次初級劍術鑑定都沒有通過的人。

『這樣啊?』被指責的人並沒有生氣,維持著臉上燦爛的微笑,偏頭好整以暇的伸出一個食指晃了晃。『那麼你要怎樣才會服從我呢?我親愛的副隊長?』

「你不正大光明的打贏我,我是不會服氣的!」私底下不是沒有聽說過指名自己為副隊長的人的手段,亞戴爾站在懸崖邊說道。「我後面沒有退路,我讓你。」

『啊在仁慈的光明神的見證之下,太陽真是感動副隊長如此貼心的舉動,有如冬日的暖陽讓太陽微寒的心中備感溫暖。』對方笑著,然後手一揮用魔法將自己高高舉起,朝懸崖下就是一摔。『希望副隊長也能感受到太陽真摯的心意,來日攜手共同向民眾傳達光明神慈愛的真諦才是。』

「咦?嗚──」

一陣天旋地轉和急速下降的風壓刺的亞戴爾臉頰隱隱生疼,最後是四肢百骸不堪重擊的脆響哀嚎。

「唔……」雖然痛到意識有些模糊,但亞戴爾還是使勁的睜開看不太清楚的眼瞪向晃著一頭金髮,優雅朝自己走來的下任太陽騎士。

『很痛對吧?看見副隊長這樣真是令太陽心痛的難以呼吸。』對方臉上盡是萬分痛心的神情,不過優美的唇一開口吐出的話語卻像是利箭。『這樣你滿不滿意了?我的副隊長?」

「嗚咳不、不算……」有些艱難的咳出一口鮮血,亞戴爾痛到變形扭曲的臉上依舊頑強。「剛剛太、太突然咳……」

『嗯……副隊長你提醒的對,太陽對於趁人不備這種舉動也是深感懊悔呢。』

格里西亞一邊說,一邊舉起手聚集聖光對著在地上喘息的人進行治療。

「你……」有些訝異對方竟然會對自己進行治療,被溫暖的聖光包圍著的亞戴爾坐起身之後還有些征愣。

『那麼,我們就再來一次吧?』對方笑的人畜無害,還順手朝自己丟了一個神翼術。『你要比幾次都可以,我會陪到你服氣為止。』

「……好。」

於是那天他被連續丟下懸崖十幾次,對方到後面興許是不耐煩了……在不知道第幾次將自己治療好之後笑著說『亞戴爾你的腦袋真像一顆石頭呢,不知道是你的頭硬還是石頭硬,我們來實驗看看吧?』,接著在自己再度摔下懸崖之後,迎面而來的是顆巨大無比的巨石。

砸的自己入地三分,很痛。

又是接連幾次的巨石狂砸,最後他不得不承認自己的隊長其實真的很有本事,於是他服了,徹徹底底的。


※※※※※
 

縱然不知道自己在對方心目中到底是屬於什麼位置又是佔著多少份量,但不可否認,在偶然間聽見隊長說出那句話時,亞戴爾心中是無比竊喜的。

『唉,沒有亞戴爾我真的不行啊,果然不能沒有他。』

於是亞戴爾沒有心思去深究這句話的含意,只是單純地更加盡心盡力的去達成隊長所交辦的工作,日以繼夜,不眠不休的。

然後能換得隊長一個真心的笑容,稱讚:做的不錯,亞戴爾,我很高興。

他就心滿意足。

「亞戴爾,我有時候真覺得你……腦袋是不是那時候就被隊長砸壞了?」

趁著夜半來聊天兼吐苦水的同僚,看著亞戴爾堆了滿桌的待改公文反而一句抱怨也說不出口。

「艾德,這句話要是讓隊長聽到了。」從公文堆中抬起頭,亞戴爾頗為無奈的看向嘻皮笑臉的人。「你的腦袋才會被隊長砸到壞,還是一砸再砸的那種。」

「我知道啊,反正現在隊長又不會聽到!亞戴爾你不會去告狀吧?」

「直接把你調去跟著隊長做事怎麼樣?」

「拜託不要!我又不像亞戴爾你。」艾德一臉驚恐連連搖著手。「我根本聽不懂隊長在說什麼還常常找不到隊長,要是跟著隊長做事一天都還沒過完,我就會被隊長整慘的!!」

「你也知道……這次我就當沒聽見。」艾德對格里西亞避如蛇蠍的態度讓亞戴爾感到有些好笑。「隊長不會整慘你,頂多只是增加訓練份量,對體能鍛鍊也有幫助。」

「算了啦亞戴爾,黑的都能讓你說成彩色的。」艾德悻悻然的半趴在桌面,懶得和亞戴爾在這件事情上做爭辯。「不過亞戴爾你到底是怎麼聽懂隊長的話和找到他的?我每次聽隊長說話都覺得好像是另一個世界的語言一樣。」

「隊長說話很好理解,只是你們都不花心思去解讀而已。」笑了笑,亞戴爾避重就輕的開口。「至於找人……我只能說是靠副隊長的直覺吧?」

「還直覺咧!我……」

「艾德如果你很閒的話,就來和我一起改隊長的公文。」眼見艾德還一副有什麼話要問的樣子,亞戴爾順手抽起了一份公文放到對方面前。

「不、不用了!」果不其然艾德像是被雷劈到似的跳起,頭也不回的往房外跑去。「今天訓練很累,明天還有任務要做,啊啊啊好忙我先去睡覺了亞戴爾晚安!」

望著被轟然摔上的房門,亞戴爾不由得苦笑了起來。

原來聽懂隊長說話和了解隊長的行蹤對其他人而言是這麼困難的事情嗎?

一開始他的確是心服口服於對方的智慧,也抱著事情要做就要做到最好的態度來面對自家隊長,但是不知不覺的……只要隊長在場,他就會刻意留神著隊長的舉動,到後來就算隊長不在,他還是會不由自主的開始猜測,隊長現在在忙些什麼?最近說了哪些話所以可能會去哪些地方?

如果全心全意都放在隊長身上的話,那麼要理解隊長的說話和行為模式,其實並沒有大夥兒所想像的那麼難。

只不過……現在他也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為了公務而不得不這麼做,還是為了自己那難以啟齒的私心了。

『願光明神的溫暖的光輝能令亞戴爾你備感溫暖,請原諒太陽必須很遺憾的告知,雖然光明神的慈愛無所不在,但還是有人心中潛藏著黑暗,得知此事的太陽對於無法達成光明神的期許夜不能眠,希望亞戴爾抽空去替太陽傳達光明神的慈愛,讓每個子民都能領悟光明神仁慈的信念。』

第二天早上,才和太陽小隊結束完固定訓練的亞戴爾在準備前往隊長房內報告兼拿公文的路上,意外的被格里西亞攔了下來。

「隊長您……」怎麼這麼早起?身體沒問題嗎?

不著痕跡的望了眼才濛濛亮起的天色,亞戴爾對於一大早就出現在訓練場還笑的頗為正常的隊長,除了見上面的開心之外更多的是擔憂。

『亞戴爾,你無法理解太陽所想傳達光明神光輝的迫切苦心嗎?』眼見亞戴爾沒有立刻做出反應,格里西亞皺了下眉頭,笑著再度開口。『即使公務忙碌,但是讓子民領悟光明神的……』

「是的,隊長。」察覺到自己的失態必須讓隊長再次開口,亞戴爾有些慌亂的應道,擺了擺手示意僵在一旁一副大難臨頭的眾小隊員們離開。「亞戴爾明白您的意思。」

『亞戴爾你能領會太陽所想傳達的……』格里西亞話越說越慢,一等所有人離開訓練場,立刻收起微笑揉了揉臉。『呼,亞戴爾你剛剛在想什麼?聽我說話聽到走神?嗯?』

「抱歉,隊長……」低下頭,亞戴爾不免有些愧疚。「亞戴爾一時有些、有些……」

結結巴巴的說不出辯解,亞戴爾在心中是很氣餒的,自己居然因為訝異而必須讓隊長再度開口用光明神語說話,真是失職也令隊長很失望吧?

『算了,你聽明白我剛剛的話了?』一點都不優雅的打了個呵欠,整晚沒睡的格里西亞直接打斷亞戴爾的話開口。

「是……誰對隊長您不敬?亞戴爾會去給他一個深刻的教訓!」

『很好。』勾起一抹冷笑,格里西亞滿意的點點頭。『昨天在甜點店前那個插我隊的,害我沒買到限量藍莓派!褐髮黑眼穿著綠色短上衣和黑色長褲,啊對了,他左耳上還有兩顆紅痣,知道嗎?』

「知道了,隊長。」默默的在心裡面記下隊長所說的特徵,亞戴爾點頭應道。

『那就交給你,我要回去睡了。』再度打了個大呵欠,格里西亞拍了拍亞戴爾的肩膀。『呼啊──累死我,害我氣一整個晚上都睡不好覺。公文你等事情處理完之後再來搬就可以,今天的會我不想去開。』

「是,您慢走。」望著隊長甩著在初升的朝陽下微微閃著金光的髮絲離開,亞戴爾吸了口氣後轉身往小隊員們的房間走去。

亞戴爾並不覺得蓋人布袋的行為有什麼不對,就像隊長當初對自己所說的一樣:

『亞戴爾,就算我仁慈的原諒每個罪人好了,那些罪人真的會改過自新嗎?』

「……」那時的自己抓著隊長塞到手中的布袋,有些茫然。

『太陽騎士必須仁慈的原諒每個罪人,但是亞戴爾你真的覺得每個罪人都值得被原諒?就算他嘴上說要悔改好了,你真相信?』

亞戴爾看著格里西亞燦爛的笑臉,不知道該回答些什麼,只能下意識搖搖頭。

『所以為了避免這種情況發生……』頓了頓,格里西亞露出了一個魅惑人心的笑容,循循善誘著。『這個將事情在產生更大傷害之前就做出阻止的工作,就交給你了,因為我不能、也無法去做。』

「咦?」

『你想想,要是亞戴爾你先去給他一個教訓,讓他知道不是真的犯罪被我原諒之後就不會有報應,那他以後做事就會心存警惕!不敢再犯!』格里西亞難得很有耐心,放緩語氣教導著像頑石一樣的副隊長。『我拯救的是罪人的心靈,那麼拯救罪人和其他人的人生,我想了很久,這重責大任只能交給最信任的你了。』

「隊長您說的似乎很有道理……」看著手上的布袋,亞戴爾還是有些猶豫。「不過蓋人布帶這件事,聖騎士來做……」

『唉,你們就穿便服去啊,真是的!聖騎士不能做沒關係,你們這樣也算無名英雄,光明神會庇佑你們的。』開心的笑容在格里西亞臉上綻開,伸手摸了摸亞戴爾的頭。『你不會讓我失望吧,亞戴爾?』

「是。」感受著頭頂傳來溫暖的撫觸,亞戴爾握緊了拳頭,一邊回答一邊在心中暗暗發誓。「亞戴爾不會辜負隊長您的期待,絕對不會讓您失望的!」

於是亞戴爾在一次被說服了,就算後來聽見他說緣由的眾小隊員一臉不可置信的說:亞戴爾你居然會聽信隊長這種歪理,腦袋真的被砸壞了之類云云。

但他覺得無所謂,因為隊長說……最信任自己。

不管是為了什麼原因或是理由,只要隊長希望……

況且隊長說的很有道理,他實在找不出任何拒絕隊長的理由。




「啊,又被反毆了啦!亞戴爾你下次調查清楚一點,幸好這次打贏了。」

「就是嘛真是痛死人了,剛剛應該多補幾腳才對。」

隨著此起彼落的抱怨,一群人趁著夜色掩護溜回聖殿。

「隊長每次都不調查清楚狀況就叫我們去揍人,結果這次居然是高階皇家騎士。」齜牙裂嘴的包著手上的傷口,艾德看著明明被打得最重但一臉沒事人樣的亞戴爾。「還好這次他們只有三個人我們又戴著面罩,要是被認出來隊長不就糟糕了?」

「總比上次去圍毆大地騎士的下場好吧……」

想到上次奉命去圍毆結果因為裝備不足反被大地騎士反痛毆一頓的記憶,眾人不禁打了個冷顫……尤其是回來報告給隊長知道失敗的消息之後。

「往好處想,你們不覺得我們技術越來越高超了嗎?」

「圍毆的技術變高超有什麼好高興的,不過拿鐵桶直擊頭部的效果很不錯,下次去的時候可以帶著一個。」

「我私下帶你們去尋仇的行為,和隊長沒有關係。」沒有理會小隊員你一言我一語的調侃和抱怨,亞戴爾帶著眾人返回訓練場前,淡淡開口。「各自回去休息吧,明天記得去找祭司治療,解散。」

「亞戴爾你呢?不一起回去休息?」

「我要先去和隊長報告,還有拿借放在隊長那邊的公文。」

「借放咧,明明就是隊長自己懶得改的公文吧……然後順便把下午買的藍莓派拿給隊長對吧?」眨了眨眼,艾德促狹地笑了起來。「我都看到囉,在我們準備的期間你有先溜去買吧?」

「艾德,你想和我一起去找隊長嗎?」勾起微笑掩飾臉上泛起的燥熱,亞戴爾伸手作勢拉住對方。

「不用了不用了,我手很痛!超級痛的!」心中一驚,艾德快速的往後退了數步遠離亞戴爾。「先回去睡覺休息明天才有力氣訓練啊哈哈哈哈哈……」

笑著目送艾德像是火燒屁股似逃走的背影,亞戴爾先是回房將自身的傷口處理妥當,才拿出下午趁空閒時前往甜點店買的藍莓派緩緩走往隊長的房間。

他已經買到和老闆都稍微有點交情了,依照亞戴爾在民眾的聲望,每次前去幾乎都可以讓體諒自己公務繁忙的民眾將藍莓派轉售給自己。

其實格里西亞也可以,但就是不想掛著優雅微笑去應付常常的排隊人龍,就算到了萬不得已非要自己出馬去買派,也會用斗篷將自己罩得嚴嚴實實,以免被熱情的民眾給包圍脫不了身。

「隊長,您要休息了嗎?」

先是確認格里西亞房內還有動靜,亞戴爾才伸手敲向房門並出聲呼喚。

『啊,該死的!』房內先是一靜,接著傳來一陣碰撞和拉扯的聲音。

「……隊長?您沒事吧?」愣了下皺起眉,亞戴爾不禁有些著急。「隊長?」

『我都忘記今天早上叫亞戴爾去辦事了,雷瑟你去開門,我先穿個……』

「……有什麼事情嗎?」

還沒有對房內傳出的對話做出理解,前來開門的人就讓亞戴爾腦中陷入一片空白。

「審判騎士長……您晚上好。」愣愣地依照習慣舉起手敬禮,亞戴爾望著一臉冷漠但衣衫明顯是剛剛才套上的審判騎士,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開口說些什麼。

「嗯。」隨意點了下頭算是回禮,雷瑟冷冷地問道。「你找格……太陽有什麼事?」

「這……」

『亞戴爾,事情辦好了?』還沒等到亞戴爾想到說詞,纖細修長的手從雷瑟身後探出,格里西亞半掛在雷瑟身上,精準的一把抓住亞戴爾手上提著的紙袋。『這是給我的藍莓派吧?』

「是……」垂下眼迴避了視線,亞戴爾悶聲答道。

「你下來。」

『不要,我好累不想站著。』

「你的副隊長還在這裡,不要鬧笑話。」

『又沒關係,反正亞戴爾不會介意。』像是要映證自己所說的話,格里西亞笑瞇瞇地轉向亞戴爾開口。『你不介意吧,亞戴爾?也什麼都沒有看到對不對?』

「……亞戴爾今晚沒有來找過隊長。」遲遲不敢抬起頭直視看似親密的兩人,亞戴爾壓下滿腔的震驚和心中不知所以然的不安,低聲回答。

『我就說吧。』沒有注意到亞戴爾的異常,格里西亞得意洋洋地向雷瑟炫耀,換來對方一聲無奈地嘆息。『隊長我和審判騎士還沒交流完光明神的嚴厲與慈愛,公文你就明早再來拿吧,亞戴爾。』

「是。」瞪著地面上交疊的影子,亞戴爾的聲音略顯乾硬。「那麼,要替您準備早餐嗎?」

『不用了,雷瑟會……咳,我是說,討論完正事之後隊長我會和審判騎士一同前去用餐。』咳了聲,格里西亞滑下雷瑟的背吩咐。『你中午再來找我好了,應該沒這麼早會醒。』

「……是的,隊長。」

一直到眼前的影子因為房門再度關上而消失,亞戴爾才深深吸了口氣抬起了臉。

雖然自己隱隱約約的知道隊長有些錯縱複雜的人際關係,但親眼見到隊長和原本該是死對頭的審判騎士狀似親密,亞戴爾還是壓抑不住心口上陣陣的抽痛。

自己是配不上隊長的,不論是才智還是其他……而自己唯一比隊長擅長的劍術,隊長周遭並不缺自己一個。

就算可以幫忙買跑腿藍莓派、蓋人布袋好了,在自己擔任副隊長接手這些事情之前,依照隊長的個性,也是有人在做吧?

只是不清楚那個人是誰罷了。

直到今天,亞戴爾才有些深刻的體認到……隊長並不是,非要自己不可。

能替代自己的人,實在是太多太多,太多太多了。

太陽騎士是十二聖騎士之首,相較之下,自己又算得了什麼呢?


是的,隊長。

上篇‧完。


====================================

啊!尼馬的果然要分成兩篇啊!!
因為字數超出預期害我、害我只好把H放到下篇去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哭屁)

忠犬什麼的、人妻受什麼的最棒了。(喂)
根本萌萌好嗎?不過這篇是插隊來的。
靈感這東西根本就說不准啊混帳.....Orz

總之希望您看得愉快,大家一起來踩...我是說,一起來疼愛副隊長吧。

希望下篇不要爆字數,會死人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