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初次來訪請點簡介;謝絕注音&火星文;請保持基本禮貌。
  • 40654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吾命‧維X亞‧H有】副隊長的煩惱‧單篇完。

 俗話說天不從人願,這句話真是一點也沒錯……距離上次和亞戴爾面對面談話,已經又過了一個月,但是無論是隊長們還是亞戴爾,都絲毫沒有鬆動的跡象。

維達從一開始的鬱悶到現在的煩躁,讓他每次遇上太陽騎士時臉都不由自主的比平時更下沉了幾分。

「在光明神仁慈光輝的照撫之下……雷達兄弟你對太陽有什麼潛藏的黑暗要告知嗎?」

「報告太陽騎士長,沒有。」深吸了口氣將隊長交辦的公文交至一臉明顯等著看好戲的太陽騎士手中,維達已經不想去糾正對方又叫錯自己名字了。「如果您沒有其他事情要吩咐的話,維達就先告退了。」

「慢著。」

「您還有什麼事情嗎?」轉過頭望著太陽騎士優雅翻著公文的動作,原本打算開門離去的維達有些困惑。

「你房間在亞戴爾隔壁吧?回去的時候順便替我把他給叫來。」看了看四周沒其他人,格里西亞優雅的打了個呵欠,將公文隨手拋到一旁的桌上站起身似笑非笑的吩咐。「不是叫到辦公室,是我房間,知道嗎?」

「……是。」

維達不知道亞戴爾進去太陽騎士房間後做了什麼或是說了什麼,只知道從豔陽時進去房間到月亮高掛才出來的亞戴爾,臉上火燒似的紅,渾身是汗走路也有些歪歪斜斜的……好幾次還扶著牆一副腳軟要倒地的樣子。

尤其在自己終於壓不住擔心(妒火?)上前想攙扶兼詢問時,對方聽見聲音一轉頭立刻露出驚嚇又心虛的表情,只丟下一句:我沒事,維達你不要管。後頭也不回的跑回房間甩上門。

這不管怎麼看都很有事情的樣子吧?而且聲音還這麼沙啞,亞戴爾你到底是被做了什麼?

「嗯?這麼晚了雷達兄弟真是好興致。」身後傳來的慵懶嗓音讓維達有些錯愕的轉過頭,望向一臉滿足跨出房門揚起笑容的格里西亞。「雷達兄弟也是來傚仿太陽和副隊長一同體會光明神的仁慈光輝嗎?希望下次雷達兄弟也有機會能和太陽的副隊長切磋切磋……當然要有機會。」

不知道是刻意還是無意,格里西亞將〝一同體會〞四個字說的特別重。

「……」

「哈嗯……忙了一下午我也有點累了,願光明神的仁慈能讓雷達兄弟今晚有個好夢。」

丟下這句話的格里西亞也不管愣在原地臉色陰晴不定的維達,打著呵欠逕自回房去了。

隔天維達審訊犯人時顯得特別心不在焉。

雖然亞戴爾被找去太陽騎士長房間,一待下改著太陽騎士的公文就是整整一天的時間這種事再平常也不過,但不論維達怎麼想,亞戴爾的表情和態度都不是只有改公文那麼簡單……而且那句沒事說出來只是更欲蓋彌彰。

於是維達的陰沉度上升到連用刑都不必,只往犯人面前冷冷一站對方就什麼都招了,順利的很。

「拖下去,打十鞭。」面無表情的闔上卷宗,維達轉頭吩咐小隊員。

「等等!我不是什麼都老實招了嗎?為什麼還要……」被綁在牆上的犯人大驚失色,驚恐的喊著。

「這是給你一點教訓,以免下次再犯。」頭也不回的揮揮手示意將不斷慘嚎的人給盡速帶走,維達步出審判所時已經是深夜。

有些疲憊的走在聖殿長廊,維達實在是想不透亞戴爾的腦袋裡到底裝了些什麼……大概是:太陽騎士長、公文、太陽騎士長、小隊隊務、太陽騎士長這些無限輪迴吧?

「唉……」一口氣還沒嘆完,前方轉角處糾纏的人影讓維達微微瞇起了眼睛。

聲音斷斷續續的,隨著夜風送入維達耳中。

「……你們最……吵架?」

『沒……是隊長……命令。』

「這樣啊,我說亞戴爾你真的很死腦筋,私底下不用這麼聽命令吧?」

原本聳了聳肩不打算管閒事的維達,在聽見亞戴爾名字時頓了頓轉身離開的腳步,不由自主的憋住了呼吸,隱起身形小心翼翼的將自己藏進了兩人對話附近的柱子陰影內。

『隊長的命令就是命令,無論是在什麼場合都該遵守的。』

「就說是你死腦筋……這命令再怎麼看都很奇怪吧?」

『狄倫,要是你還是對魔獄騎士長有不滿……』皺了皺眉,亞戴爾有些不放心的開口。

「你少八卦了好不好?我和隊長好的很。」白了亞戴爾一眼,狄倫沒好氣的打斷亞戴爾還未說完的話語。「倒是你……聽說你昨天和太陽騎士長關在房間忙了一下午?到底是在忙什麼?」

『呃?』亞戴爾愣了愣,有些不自在的撇開頭。『什麼聽說?你聽誰說的?』

「昨天你離開太陽騎士長房間的時候,我正好經過。」狄倫聳聳肩,指了指自己的耳朵。「我親耳聽見太陽騎士長親口說的。」

……原來狄倫你也在!!不過自己怎麼會完全沒發現?

維達握了握拳,忍住衝上前朝狄倫臉上揍一拳衝動。

『隊長都那麼說了,那就是隊長說的那樣了。』

「……所以你和太陽騎士長一同體會了光明神的仁慈?體會的渾身是汗滿臉通紅腿軟走都走不穩?」

『狄倫!你是想哪天被我蓋布袋嗎?』臉一紅,亞戴爾有些氣惱的低吼。

「哈哈,鬧你的。」乾笑了幾聲,狄倫將亞戴爾逼進了牆角。「不過說真的,亞戴爾……既然太陽騎士長不准你見維達,無聊寂寞的時候可以來找我喔?」

『不用了,我還有很多公文要改。』

「嘖……不然我們先來試試看味道怎麼樣?」扳起亞戴爾的下巴,狄倫似笑非笑的問道。

『狄倫,你想明天開始連著被我蓋布袋的話就直說。』

「唉,你這個性真的很不好呢。」玩笑似的嘆了口氣,狄倫放棄的鬆開手做出投降狀。

『好不好又和你沒有關係。』拍開狄倫不安份伸向身側的手,亞戴爾沒好氣的說道。『大半夜把我叫出來居然只問這個無聊的問題,你也想改行來八卦了嗎?』

「我只是基於同僚的份上才來關心關心。」縮回被拍紅的手,狄倫不以為意的打了個呵欠。「既然事情都搞清楚了,那我要回去睡覺,明天還要和隊長對練呢。」

『……你還真是閒,晚安。』

「這都是託你們的福啊,不用改公文輕鬆多了,晚安。」

站在原地瞪著狄倫的背影直至消失,亞戴爾也輕輕嘆了口氣喃喃開口。

『我也不想這樣啊……不過既然是隊長的命令不遵守是不行的……』

發了好一會兒呆,亞戴爾才轉過身打算回房,手卻被人從後方用力的拉住。

『唔,誰……維達?』愣了下半轉過頭,在瞄見拉住自己的人是維達的時候,亞戴爾臉上閃過一絲慌亂,立刻垂下了視線。『這麼晚了,你怎麼還在這裡?』

「你都可以和狄倫半夜密談了,我就不可以路過嗎?」望著亞戴爾盯著地板的臉,維達冷冷開口,手上的力道也不自覺加重了起來。「哼,你倒是很聽話嘛?太陽騎士長說不能見我就連一眼都不看了?還連著一個多月?」

『你、手……』蹙起眉,聽出維達怒意的亞戴爾有些著急的開口。『我不是說過了,這是隊長……』

「算了,我也不想聽你說。」不耐煩的打斷亞戴爾的辯解,維達將亞戴爾的手反手往腰後一折,人也直接往長廊一旁的柱子上用力一推。

『呃,維達?』

亞戴爾征了下,掙扎的動作卻隨著維達湊近自己耳邊所說的話一僵。

「亞戴爾,你再掙扎我就把你翻過來面對我,反正我犯人都審訊完了時間很多,要耗到早上也無所謂。」低低笑了聲,維達將亞戴爾整個人壓緊貼在牆上。「不過這樣你就會看到我,也同樣無所謂嗎?」

『你……』

「我怎樣?你就掙扎沒關係啊?」眼見亞戴爾真的停下了掙扎的動作,維達心中的怒火反而燒的更旺。

搞什麼,只要一扯上太陽騎士長的命令就這麼聽話!

『維達,你手在做什麼!?』察覺到對方探向自己身前的手摸索著自己的制服扣,亞戴爾驚訝的低喊。『這裡是走廊,你……』

「我說了,你要是不想要就掙扎啊?看是太陽騎士的命令重要還是你重要?」哼了聲,維達咬上亞戴爾的脖頸,手自顧自的繼續解著亞戴爾的扣子。

『不、你不要故意……』倒吸了口氣,亞戴爾慌忙用自由的手抓住維達從鬆開的制服外套中伸入自己胸前的手。

「不,我偏要。」維達手一翻轉,除了輕易的掙開亞戴爾的手之外,還順道將對方的兩隻手都反折到了身後,用抽開的皮帶給緊緊纏繞住。

『唔,維達你快放開!!』

「亞戴爾,你這麼有精神我是很高興。」沉沉笑了聲,維達用力按住亞戴爾試圖掙脫的雙手。「但是等一下有人被你的吵鬧聲給吸引過來了……要是讓太陽騎士長看到現在的狀況,他會說什麼呢?」

『……維達,我們好好談一下行不行?』僵直了身子,亞戴爾放低了聲音輕喃。

「行啊,你要談什麼都行。」好脾氣似的輕笑了聲,維達再度啃咬著亞戴爾白皙的頸子,滿意的感受到對方身體開始微微顫抖了起來。「說吧,我在聽。」

『嗯唔……那你先放開我。』

「那是兩回事,再說,亞戴爾……」隔著衣服撫上亞戴爾的胸前,維達慢條斯理的用食指及拇指夾住其中一邊的乳首戳揉。「我覺得這樣你會比較聽話。」

『嗯、我、你到底……』胸前的刺激讓亞戴爾原本因掙扎就不穩的氣息更加紊亂。『你這樣我、我沒辦法說、說話……』

「那不是我的問題啊亞戴爾。」收回手,維達快速的扳住亞戴爾的雙肩將整個人翻轉過來面對自己。

『啊!你、你剛剛明明說不會轉過來的。』愣了下後連忙閉上眼,亞戴爾有些氣急敗壞的低喊。

「那是剛剛,現在我反悔了。」

『……維達?』感受到原本噴在臉上的溫熱氣息退去,不敢睜開眼的亞戴爾有些驚疑不定,但腰下隨即一涼的感受讓他不禁臉紅的驚呼出聲。『你、你脫我褲子做什麼!!』

「脫褲子還能做什麼你不知道嗎亞戴爾?」

聽著維達低沉的嗓音從自己腰間傳來,同時熱燙的雙唇也貼上腰側開始不輕不重的啄吻。

『唔、不、維達不嗯、不要……』扭動著身體,亞戴爾抖著雙腿試圖朝一旁閃避,奈何褲子只被脫到膝蓋處,讓他的行動非常困難。

「你又不是我隊長,我才不聽你命令。」伸手扣住對方的腰,維達隔著薄薄的底褲吻上亞戴爾顫抖的分身

『唔啊!』低呼了聲,想到這裡是室外的亞戴爾趕緊咬住下唇。『維達!哈嗯……你快放開我。』

「亞戴爾,你安靜點。」絲毫不理會亞戴爾的掙扎,維達一把扯下對方的底褲直接就含住了分身輕咬。「要是太大聲真的會有人來喔?」

『你、你哈啊……』皺起眉難受的輕晃著頭,亞戴爾此時此刻只能極力咬緊下唇克制自己不讓呻吟竄出。『啊、唔、維達你、嗯你快放開……』

維達捲動著舌靈巧的滑過亞戴爾不斷脹大的分身,滿意的感受到對方身體像是承受不住快感般一陣陣的驚攣著。

『嗯、唔啊,維、維達……』

聽著亞戴爾壓抑的呻吟,熟悉亞戴爾反應的維達清楚的知道對方已經快被逼到了極限,更是用力的吸舔,手也沒閒著輕握住球囊不輕不重的揉捏。

『哈、嗯啊……』亞戴爾腰際一軟,強烈的酥麻感如電流竄上腦,被溫潤口腔包圍住的分身被突然加強拉吸的動作弄的一顫一顫,雙腿漸漸有些撐不住自己,讓亞戴爾貼著牆向下滑落。

緊閉著眼除了讓自己無法看見維達之外,其他的感官好像更明顯了……

『哈、不要了,啊嗚──唔、唔嗯……』

在維達高超技巧下,不用一會兒亞戴爾就全身一陣緊繃,咬住不小心溜出口的呻吟,將熱燙的白濁給洩進了維達口中。

一滴不剩的將所有白濁給吞下,維達舔了舔唇,站直了身體看著有些虛軟往後倚著牆的亞戴爾,只見對方因為緊咬而微微滲出血絲的唇微喘著,額上及一起一伏的胸口都佈滿了薄薄的汗水。

「怎麼樣,這麼久沒做了……舒服嗎?」

『維達你、可惡……』脹紅著臉喘氣,亞戴爾有些氣虛的罵道。『混蛋!放開唔……』

話被直接侵入的舌給切斷,維達一把勾住了亞戴爾的舌吸吻,轉轉變換著角度讓來不及吞嚥的銀絲從兩人的嘴角滑落。

纏捲的舌頭有意識似的探便了亞戴爾口中的每一處,在裡頭留下了自己的味道,維達在結束親吻時像是要做上記號一樣在亞戴爾下唇傷口處咬上一口,蓄意的加深了傷口的嚴重程度。

『唔、痛……』

望著亞戴爾依舊緊閉著的眼,讓原本打算就這樣結束的維達打消了念頭。

「亞戴爾,都這樣了你還不睜開眼?」

『不要,我說了那是隊長的命令!』咬了咬唇開口,亞戴爾掙扎著站直了身體低喊。『維達你快放開我,不要無理取鬧了好不好?』

「我無理取鬧?要不是你執意遵守那什麼鬼命令,整整一個月都見不到人……

『隊長的命令才不是鬼命令,維達你才是莫名其妙!』聽見維達抨擊自家隊長,亞戴爾更是氣惱的反駁,被反綁在身後的十指也拉扯著皮帶試圖解開。『快放開我,我要回去了。』

聽見亞戴爾這番話,維達稍稍熄下的怒火如今卻燒的更旺。

一把將人給用力推回牆上,趁亞戴爾還來不及反應,維達伸手扯掉了原本掛在膝蓋上的褲子,整個人也擠進了亞戴爾的雙腿之間。

「我偏不放開,說我莫名其妙?我就莫名其妙給你看好了!」維達氣憤的聲音從牙縫間迸出,動作也稍嫌粗暴的扯開了亞戴爾一開始被脫到半敞的衣服,抬起腿後就一個悍然挺入

『你快放、啊!你做什麼,走開啦!嗚啊──』

後方突如其來的侵入讓亞戴爾痛的弓起身,反抗性扭著腰想將對方給推擠出去。

『好痛,嗚你、你不要……』

氣到有些失去理智的維達才不管亞戴爾根本毫無作用的拒絕,加上亞戴爾對於在室外還是有所顧忌,所以反抗的動作更像是遇拒還迎,反而加深了維達挺入的程度。

「哼。」輕哼了聲扶住亞戴爾的腰就開始挺動,維達含住了亞戴爾的耳垂輕舔著。

『嗯啊、不、哈嗯,啊!』疼痛和逐漸竄起的快感交織在一起,亞戴爾撇過頭企圖逃離維達的親吻,但隨即被不滿的人給扣住下巴扳了回來。

「你到底要逃避到什麼時候?」維達吻住亞戴爾的唇,舌尖劃過齒齦撬開了牙齒,再度攫住對方柔軟的舌。

『嗯我、我才沒哈……』感受到自己的分身因為不斷摩擦對方衣物而逐漸硬挺,亞戴爾潮紅著臉一邊轉開頭一邊氣虛的反駁。

亞戴爾的心跳越來越快,上升的體溫接觸到夜晚冰涼的空氣反而有些微微的刺痛,但更令他難受的是……維達在一開始激烈的挺動之後似乎逐漸拉回了理智,現在扶著自己的臀部,淺淺的抽離後又輕輕的進入,只有偶爾才會用力的挺進一兩下。

『嗚你、你嗯快、快點哈、哈啊嗯!』

「睜開眼看我,亞戴爾。」伸手抬起對方靠在肩上低喘的臉,維達盯著亞戴爾緊閉的眼和嘴中低聲傳出的破碎呻吟說道。

『哈不、不行,嗚……隊、隊長嗯……』

「亞戴爾,我要你看清楚,現在是誰在抱你?」伸舌舔去亞戴爾緊閉的眼角泛出的淚水,維達緩緩抽出了自己的碩大,只留著頂端在亞戴爾體內不輕不重的戳刺著。「聽話,把眼睛睜開。」

『嗚不要……嗯啊,就、就算不睜開我也、也知啊……』雖然已經快被這種不上不下的感覺給逼瘋,但拒絕的話語依舊頑強的從亞戴爾緊咬的唇間破碎的傳出。『唔嗯、維、維達你快、快點……』

「亞戴爾,把眼睛睜開。」

『不、我說嗚嗯、不要了……』

「那我們就繼續這樣。」

『唔,你不要太過分,啊嗯……』張嘴咬住維達的肩膀,亞戴爾十指在身後握緊又鬆開,難耐的扭動身體,試圖往下將維達抽出的分身重新吞入。

「過分的到底是誰?亞戴爾?」輕輕抽身將對方給推靠到牆上,維達看著亞戴爾一邊發出低泣一邊喘息沉聲開口。

『明明、明明嗚嗯,就是你、你先……』遲遲得不到滿足的空虛感終於讓亞戴爾忍不住發出了嗚咽,顫抖著身軀用泣音指控。『就、就說嗚是、是隊長的命令了,你還一直故意,我嗚、我也很想見你啊,混蛋,你憑什麼以為只有你一個人很難受?出去啦!我、我要回去嗚……』

「……」嘆了口氣,見到亞戴爾一臉委屈抽泣的樣子,維達屈服的伸手將亞戴爾重新擁入懷中。「抱歉,想到你居然這麼聽太陽騎士長的話我就……」

『混蛋,放開我啦!啊嗯──』

吻去帶著鹹味的眼淚,維達一個挺動將分身重新埋入亞戴爾的體內,立刻感受到溫熱緊縮的內壁留戀似的絞住了自己,不斷收縮

「亞戴爾……你裡面好熱。」

『閉嘴啦!我最討厭你了,嗚……』

沒有理會亞戴爾的口是心非,維達轉動、戳刺著亞戴爾的敏感點,摩擦拉扯肉壁帶出了不同的快感。

單手攬住了亞戴爾的腰,維達抬手撫去亞戴爾因汗濕而貼在臉上的髮,不停的吻著亞戴爾因忍住呻吟而有些扭曲的臉。

「亞戴爾,你睜開眼看我一眼,一眼就好,嗯?」吻著對方緊閉的眼,維達一面擺動著腰朝深處撞擊一面輕聲誘哄。「起碼讓我看看,你眼裡是不是還有我……」

連續一個多月都沒法和對方好好說上半句話,維達的心裡其實也是很不安的。

再怎麼樣……他都覺得自己在亞戴爾心中的分量遠遠及不上那個〝隊長〞。

他只是想要好好和對方互望一眼而已,這個要求難道很過分嗎?

『嗚嗯、哈嗯──你、你一直親我要怎麼睜開……』亞戴爾顫了顫,最後像是妥協似的輕撇過頭低聲抗議。

退開唇,維達盯著亞戴爾輕吸了口氣,抖了抖睫毛下定決心似的睜開了眼。

『看了啦!行了吧?』一睜開眼就看見對方用無比專注的眼神望著自己,亞戴爾感覺自己原本就熱的臉更像是被火燒灼似的燙了起來。

「嗯。」揚起一抹滿足的笑,維達點了點頭。「你可以閉起來了。」

看著對方迷濛的眼中清楚映著自己的倒影,維達心中累積的鬱悶瞬間一掃而空。

『看都看了,還閉什麼……』撇過頭,亞戴爾沒好氣的說。『維達你這王八蛋,都是你害我違背隊長的命令。』

「那我只好補償你了?」低聲笑了笑,維達吻住亞戴爾的唇用力一撞。

『什……等、啊──』仰頭發出一聲低吟,亞戴爾扭動著身體掙扎。『你、你把我的手啊、哈嗯,放、放開……』

「不要,難得看你這麼聽話,我想多享受一下。」

『享、享受個嗯、啊!你、哈啊!嗯啊──』

「我真的很想你……亞戴爾。」吻著亞戴爾濕潤的眼,維達加快了腰的擺動速度低聲說道。「偶爾你也把我放到重要一些的位子吧?」

『哈嗯,慢、慢一點,唔──笨、笨蛋,不用你講我也,哈啊──』沒好氣地瞪了維達一眼,亞戴爾喘息著開口。『唔,你不要一直啊──不、不要了,維達停、停下哈──』

最後亞戴爾也記不清楚到底和維達做了幾次,只知道最後是癱軟著身體被體力好到異常的維達給一路抱回房中。

只是被抱著躺上床才沒有多久,還有一堆公文沒改完的念頭又讓亞戴爾動了動痠痛的身軀試圖爬起來。

「亞戴爾,你要現在就乖乖睡覺,還是讓我做到睡著?」察覺到身旁的人有了動靜,維達收緊圈在對方腰間的手臂淡淡說道。

然後聽到胸前傳來『小氣』、『公文』還有些模模糊糊不知道是笨蛋還是混蛋的低語。

「……公文明天我再陪你一起改,快睡。」輕嘆了口氣,維達有些無奈。「聽我一次,嗯?」

『不聽你還不是要強迫我睡……』似乎真的累了,亞戴爾抓緊了維達的上衣,將臉埋進維達胸前咕噥著,不一會兒就發出了輕淺的呼吸聲。

 

※※※※※



而在兩人離去後的聖殿長廊轉出一個身影,一臉可惜的自言自語著。

「嘖,結果只撐了一個多月啊……」

「太陽,你鬧夠了吧?」

「呃!雷、雷瑟你什麼時候來的?」被身後突然響起的低沉嗓音嚇的一抖,格里西亞轉過頭,隨即想到兩人還處於冷戰當中,立刻不以為然的哼了聲。「我鬧夠沒干你什麼事情啊?不是板著臉給我臉色看嗎?哼!」

「我是為你好,你不要鬧脾氣了……剛剛還在這裡偷看!」皺了皺眉,雷瑟伸手將人給一把抓住往房間走去。

「嗳,你抓我幹什麼?」有些氣惱的瞪著抓住自己的手,格里西亞臉不紅氣不喘的開口。「拜託,這裡是聖殿走廊耶?他們自己要在公眾場合……不看白不看啊!」

「真是受不了你,這整件事根本就是你想轉移焦點出氣兼看戲吧?」

「誰叫你不讓我吃甜點,都是你的錯!」

「我今天有買了限量藍梅派。」

「雷瑟你人最好了!我們不要吵架了嘛,好不好?」

「……你明天就給我去解除那個命令,聽到沒?」嘆口氣,雷瑟停下腳步轉頭望著一臉垂涎的人吩咐道。

「聽到了聽到了,解除是吧?沒問題!」笑瞇了眼,格里西亞反手抱住雷瑟的手臂拉著對方快步走。「話說雷瑟,你剛剛其實也有偷看對吧?」

「沒有人會像你,我是出來找你。」

「什麼嘛……像我有什麼不好?算了,我要吃藍梅派!你放在哪裡?」

「房間……哪裡好了,明天一定要記得!難道你不覺得最近改的公文量有增加嗎?」用沒被抱住的手敲了敲格里西亞的額頭,雷瑟難得一臉無奈。「讓你的副隊長無心公事就算了,暴風都快去見光明神……你想害聖殿垮掉,被其他人追殺?」

「好啦好啦,先去吃派再說!!」

「好什麼?你到底有沒有把我的話聽進去?」

「有有有,審判大人您說什麼都好,不過先讓我吃派比較要緊……」

「……」

自己實在不該先說有買藍梅派的。

「對了,你說,那天你和亞戴爾做了什麼?」像是想到了什麼,雷瑟轉過身蹙起眉認真的望著笑得一臉狡猾的人。

「就只有喝酒而已,真的!我偶爾也要鍛鍊一下自家副隊長的酒量啊,不然要是被人放倒推去做什麼怎麼辦?」嘻嘻一笑,格里西亞伸手撫上雷瑟緊皺的眉輕輕按揉。「好啦,你不要生氣,我下次不會這樣做了。」

「那下次你會哪樣做?」沒有被這明顯就是敷衍的話給騙過去,雷瑟眼一瞇冷冷問道。

「呃……」不愧是蛔蟲,果然沒辦法敷衍過去啊。

有些汗顏的笑了笑,格里西亞抱著對方的手撒嬌的蹭了蹭開口

「沒有下次……我保證。」

「哼。最好沒有。」

 

副隊長的煩惱‧完。


============================================

我終於寫完啦──睽違很久的……(被打爛)

累死我了!這次只有九千字數真是可喜可賀!!

我都感動到快哭了,

副隊長真萌……

把人弄哭然後羞恥室外PLAY真棒……(摀鼻)


不過沒有正式的官方人設真的很該死啊!!

髮型眼睛顏色衣服樣式神馬的都沒有讓我很想痛哭……

最後為了預防萬一,只好通通不描述了。

然後我就把這股怨氣全發洩在亞戴爾身上,

原本想讓狄倫也參一咖來個先硬上半套……(ry

不過因為實在是太累了,所以就沒有,

啊哈啊哈。

可惡!氣死我了!

所以大家來一起欺負副隊長吧!(被丟掉)

 

能這麼短時間內結束真是太好了……希望您看得愉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