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落餘暉

關於部落格
初次來訪請點簡介;謝絕注音&火星文;請保持基本禮貌。
  • 396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吾命 ─ 夏X尼】迷尼小太陽‧上。

迷尼小太陽‧上。

 

 

夏佐自認這輩子沒做出什麼荒唐事,他不嫖妓沒有任何不良習慣也幾乎不喝酒,當然更沒有酒後亂性……就算有相信他和那人之間也不會生出什麼來。

 

總不能告訴他這其實這是光明神的神蹟之一吧?

所以他緊緊皺著眉,面無表情的瞪著站在自家門前可愛到讓人想一巴掌就打死的小孩,不是說小孩不可愛或是做出什麼讓他氣到不行的舉動,而是小孩太可愛了,那陽光般燦爛帶點微捲的金髮、湛藍的眼和白皙無暇的肌膚,而且渾身上下散發出一股天生的優雅氣息,讓他想起了前太陽騎士……尼奧‧太陽。

 

這小孩像極了他記憶中尼奧剛入聖殿時的模樣,不過那時尼奧的個性可沒有這麼優雅又從容就是了,那時的尼奧簡直就是……不想了,再想下去他的眉毛可能會皺到直接掉下來也說不定。

 

而這個小孩剛剛揚著可愛的笑容,口齒不清地開口喚了他一聲──

 

『把拔。』

 

「嗯?」皺了皺眉,夏佐非常確信自己的耳力不會出錯,但他就是覺得哪裡不大對勁。

 

先不說這小孩子笑的一臉人畜無害的樣子,和大陽騎士相處二十幾年的經驗下來讓他覺得這孩子只要再大一點就會出去擾亂世道,更奇怪的是,就算他退休了也還是個前審判騎士,這威名和保持了二十多年嚴肅的臉及周遭氛圍並不會隨著他退休而退休,走在路上人們還是會下意識能閃多遠就閃多遠,怎麼會有小孩一大早跑來狂敲自己的門然後不分青紅皂白的亂認父親,難不成也有人敢對他惡作劇?

 

『把拔、把拔!』

 

……」低下頭,夏佐看著這個膽大包天到上前揪住自己長袍下襬不住搖晃的孩子,突然有種很想嘆氣的衝動。

 

這種熟悉的無奈感就像當初尼奧纏著他要他去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的時候一樣,雖然知道不太可能,但這孩子不會是尼奧的私生子在尼奧的教養和教唆之下跑來鬧自己的吧?

 

『拔拔,我餓了我想吃飯!』

 

……你想吃什麼?」還沒反應過來,話卻已經先不受控制的脫口而出。

 

『吃什麼都可以!』

 

「都可以?」皺了皺眉,夏佐點點頭。「那麼先進屋來,我隨便弄些什麼讓你充飢。」

 

『呃!把、把拔我們難得見面……』孩子的臉色變了變,隨即擺上一個燦爛的笑容開口。『就出去找間飯館吃好不好?』

 

……嗯。」

 

 

 

 

退休的前審判騎士走在路上並不會奇怪,雖然臉和退休前一樣生人勿近死人不敢近,頂多就造成夏佐前方的道路變得異常通順罷了。不過如果前審判騎士走在路上還牽著一個可愛到過分的孩子,這就非常的奇怪了……也難怪民眾在一如以往的朝旁一哄而散之後,還壯著膽留在周遭的店舖內探頭探腦。

 

開什麼玩笑,就算退休了,他學生也還是個審判騎士啊!!

 

「那是……誰的孩子?」

 

「你問我我問誰?光明神?」

 

「好可愛好想捏好想摸啊那粉嫩嫩的臉!」

 

……誰有膽去問一下,我出一金幣!」

 

「為了一金幣丟掉小命太不值得了,老子才不幹!要去你自己去,我多給你一金幣!」

 

「真的好想摸摸看喔不知道有沒有辦法把那小孩拐過來?」

 

……」眾人白了眼從頭到尾都沒搞清楚重點的女子,不約而同的搖搖頭。

 

去前審判騎士身邊拐人?白癡!

 

「算了,到時候再找暴風小隊或是太陽小隊買八卦就好了。」

 

「這麼說也是。」

 

旁人討論的熱烈,牽著手走在路上的兩人卻好似都沒聽見,大的那個面無表情小的卻是一副興致盎然的樣子。

 

『把拔,他們好像很怕你?』

 

「嗯。」

 

『唔?一定是因為把拔你都不笑的關係啦!』嘟起嘴,孩子不服氣似的拉了拉夏佐牽著自己的手。『把拔你笑一個。』

 

「沒必要。」專心找著合適餐館的夏佐面無表情的答道。

 

『為什麼?看到大家都不和把拔玩我很難過耶!把拔你笑嘛!』

 

……

 

『笑嘛把拔!笑一個嘛!好不好?』

 

……走路的時候不要說話!」

 

『咦?為什……』張了張嘴,孩子在撇見夏佐略顯陰沉的臉色後乖乖的閉上嘴,任由夏佐牽著自己踏進了一旁的飯館。

 

「炒飯、青菜還有一碟小菜。」完全無視一旁眾人驚訝到不行和打探的目光,招來侍者面無表情的點完餐,夏佐微側過頭看向一旁晃著兩條小腿的孩子開口。「你要喝些什麼?」

 

『酒……就、就果汁好了!可以嗎?』

 

「再一杯果汁。」幾不可微的皺了下眉,夏佐轉頭對著一臉好奇的侍女吩咐。

 

「欸?好的,再一杯果汁是嗎?」

 

「你……」再次和侍女確認完點餐的內容,一轉回頭就看見孩子整個人懶洋洋的趴在桌面上,夏佐不悅的皺起眉。「坐好。」

 

『把拔,這桌子太高了啦!!』依舊把頭放在桌面上,孩子臉貼著桌面委屈道。

 

「噗!!」

 

「咳、咳咳!!」

 

「就算是這樣也不能沒規矩。」對周遭陸續傳出的嗆咳聲充耳不聞,夏佐淡淡的開口糾正。「不要趴在桌上,挺直腰,腳不要晃。」

 

『好嘛!』扁了扁嘴,孩子不甘不願的直起身子,瞪著一自己臉沒低出多少的桌面抱怨。『可是把拔,桌子跟我差不多高根本沒辦法吃飯啊!』

 

「你都能趴在上面了,為什麼不能吃飯?」

 

『那不一樣啊把拔,不信你趴趴看!』

 

……快吃飯。」輕瞪一臉耍賴的小孩一眼,夏佐轉回頭拿起筷子就開始進食。

 

『那把拔,你餵我吃。』

 

「自己吃。」

 

『餵我嘛把拔餵我嘛!!』

 

「你幾歲了?自己吃。」

 

『嗚嗚嗚我好可憐喔好不容易逃出那個奇怪的地方把拔又對人家好兇又愛理不理的敷衍人家……』小孩轉過頭,睜著頓時眼淚盈眶的大眼喃喃咕噥。『人家一直以為把拔只是看起來有點冷漠而已沒想到連飯也不餵人家吃根本是虐待嗚嗚……

 

……張嘴。」端起孩子面前的炒飯挖了一小匙,夏佐面無表情的開口。

 

看著孩子理所當然的一口接著一口吃著自己餵進嘴裡的食物,夏佐重新體驗到很久沒如此無奈的感覺,不過重溫這種感覺也沒有什麼值得開心的地方就是。

 

雖然說兩人在夏佐沒有停下的餵食動作下安靜的用餐,但是俗話說的好,可愛的小孩人見人愛……愛到有事沒事就經過這邊捏一下那邊摸一把,最好再問清楚還子的爸爸媽媽是誰怎麼可以生出這種孩子,順便看看自己有沒有機會也……來場刺激突破禁忌的戀愛之類的,畢竟孩子可愛父母自然也不會差到哪去,是吧?

 

於是送這杯果汁一次就來了五、六個女侍,放下果汁後順勢全都圍在孩子周圍吱吱喳喳的說個不停。

 

「弟弟好可愛哟,今年幾歲了?」

 

『謝謝姐姐,我七歲了喔!』吞下口中的炒飯,孩子揚起可愛至極的笑容。

 

「弟弟果汁好喝嗎?要不要再來一杯,姐姐請客!」

 

『咦真的嗎!?那謝謝美麗的姐姐!』

 

「你叫什麼名字啊?」

 

『尼……』孩子偏了下頭,隨即笑道。『我叫尼尼。』

 

「泥巴的泥?」聽到這,夏佐淡淡的插了句。

 

你才是泥巴的泥咧!!

 

『把拔好好玩喔!幹嘛這樣笑人家……』笑容僵了下,尼尼可愛的笑容隱約暗了幾分。『當然是沒有水的尼啊!』

 

挑了下眉,夏佐沒再開口,只是轉回頭繼續安靜的將剩下的飯菜給吃完。

 

「弟弟你怎麼只和你爸爸來?媽媽呢?」偷瞧逕自用餐的夏佐一眼,女侍小心翼翼的問道。

 

『馬麻?尼尼沒有馬麻!』

 

「咦?為什麼?」

 

『唔,不知道。』

 

「吃飽了?回去吧。」站起身示意女侍結帳,夏佐開口道。

 

『咦?好。』快速將桌上的果汁一口氣喝掉,尼尼跳下椅子自顧自的牽起夏佐的手。『那美麗的姐姐們掰掰囉!』

 

於是就在眾人一副想八卦個徹底但又沒人敢上前去問一臉冰冷的夏佐的情況下,兩人一前一後的踏出了餐館。

 

『把拔,要去哪啊?』

 

「光明神殿。」

 

『要去那裡做什麼啊?』

 

「去查些事情。」低頭望了眼似乎有些慌亂的孩子,夏佐放鬆了表情。「沒事的,聖殿裡面其實也沒什麼,不必擔心。」

 

『唔。』轉過頭去做了個苦哈哈的表情,尼尼含糊不清的應了聲。

 

平時夏佐走的並不慢,但為了配合小孩的速度刻意放緩了速度,兩個一大一小一明一暗的身影就在聖殿門口守衛驚愕的目光中踏了進去。

 

「咦?夏佐你來啦!?」但沒想到才踏進聖殿沒幾秒,迎面就碰上了一個有著十六歲面容的少年。「那正好,我有件事想交給你去辦,跟我來一趟。」

 

說完少年也不給人反應(拒絕)的機會,立刻急沖沖的轉身往自己書房走去。

 

「難得你會回來,那尼奧那個麻煩的傢伙一定立刻就翻牆跑了!」好心情的坐回書桌前,教皇一邊翻著桌上的文件一邊說道。「這樣也好,省得我吩咐你做事他還要來跟我囉哩叭嗦一堆有的沒的……雖然你退休了,但是既然都還住在城裡偶爾幫我一些忙也沒什麼啊你說對不對?我是怕你一直悶在屋子裡會悶壞,才好心給你機會出去走走的,唉尼奧他就是不懂我這一番苦心,居然還來說我什麼黑心還威脅我下次再派事情給你就要揍我,你看看你看看,我養了他這麼多年他還這樣說,有沒有良心啊!?」

 

……」望了眼突然將自己手給握的死緊的孩子,夏佐皺了皺眉伸出空閒的手接過了教皇遞過來的文件,順手翻看了起來。

 

「欸,你旁邊那個孩子是誰?」悠閒的端起桌上的熱茶輕啜,教皇這才注意到夏佐還牽著一個異常可愛的孩子。

 

「我兒子。」

 

「噗!!」

 

冷著臉跨步擋在孩子身前,夏佐低頭看了看被噴的微濕的長袍,皺眉瞪向趴在書桌上咳了又咳的教皇。

 

「對、對不起……咳、咳咳!」被夏佐瞪的頭皮一陣發麻,教皇趕緊喝了口水說道。「我、我只是一時太驚訝了,哈哈……不是故意的……

 

眼見夏佐冷哼了聲後又將注意力放回文件上,教皇撐起臉頰好奇的打量起孩子。

 

唔,是很可愛沒錯啦!不過他不管怎麼看都覺得那孩子有種討厭的感覺耶?而且夏佐也才退休多久而以怎麼就有這麼大的孩子了?不對他根本就沒聽說過夏佐有結婚啊?敢情是私生子?還是退休前就有了?但是那孩子又長的一點都不像夏佐……戴綠帽?

 

察覺教皇在打量自己,尼尼先是對著教皇露出一個燦爛無比的笑容,隨後輕輕扯了扯夏佐牽著自己的手。

 

「怎麼了?」

 

『把拔,那個人是誰啊?』

 

「教皇。」

 

『唔,那就是爺爺囉?』偏了偏頭,尼尼笑著問。

 

爺、爺爺!?

 

差點沒又再度被一口茶嗆到,教皇火燒屁股似的跳了起來大聲抗議。

 

「喂!我看起來有那麼老嗎?不准叫爺爺!!」

 

『那、那要叫什麼嘛……』尼尼露出受到驚嚇的表情,整個人縮回夏佐的身後,扁著嘴反問。『把拔的長輩不就是爺爺嗎?』

 

「這誰教你的!」教皇氣呼呼的反駁。「你沒看到我這吹彈可破粉嫩嫩的雙頰嗎!?還有我這完美可愛的臉?不准叫爺爺,叫哥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