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落餘暉

關於部落格
初次來訪請點簡介;謝絕注音&火星文;請保持基本禮貌。
  • 396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白情節賀文‧夏X尼‧無H】Chocolate or Me ?

『喂。』

 

從書本中抬起頭,夏佐挑眉望向坐在桌子另一邊,雙手撐頰顯得昏昏欲睡的尼奧。

 

『夏佐,我好無聊。』懶洋洋地打了個呵欠,尼奧改撐為趴,幾乎整個上半身就這樣鋪平在桌面上。

 

……是你一大早跑來找我的吧?」像是對尼奧如此不優雅的行為習以為常,夏佐只是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現在才和我抱怨?」

 

雖然不否認自己一大早開門就看到對方心裡頭是有些愉悅的,但現在看起來,對方只是一時的心血來潮才會跑過來罷了。

 

『我原本以為來找你會有什麼驚喜的嘛……』無力的趴在桌面上,尼奧小聲地咕噥。『哪知道什麼都沒有就算了,還無聊的要命……

 

他也沒想到夏佐只有在開門的瞬間露出了些微訝異和勉強撐的上算是開心的眼神,但是在聽完自己的來意之後卻又恢復成原本面無表情的樣子,然後丟下一句沒什麼事好讓自己做要自己打發時間後,就逕自走回房內繼續做起方才被自己打斷的事情。

 

嘖,都不會好好招待一下客人嗎?只端杯茶不算!

 

「你在嘀咕些什麼?」皺起眉,夏佐伸手敲了敲尼奧臉前的桌面問道。

 

『沒有……

 

「又沒有了,難道你是在自言自語不成?」沒好氣的瞪了尼奧一眼,夏佐收回手並將視線重新放回書本上。

 

『夏佐,我難得來找你,你就不能做些除了看書之外的事嗎?』

 

「所以我該為了你難得沒有一見我就逃的舉動給予誇讚嗎?」

 

『我哪有一見你就逃!?我只是都剛好想起來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辦好不唉哟……』尼奧激動的起身,但卻沒算好椅子和桌間的距離並不夠他做出如此劇烈的動作,頓時卡了下後重心不穩的朝後倒去。

 

「你小心點行不行?」即時起身,夏佐越過桌面穩穩抓住了尼奧手,嘆了口氣說道。「都幾歲的人了還這麼莽撞。」

 

『我哪有!?』尼奧揮開夏佐的手,自行站穩後氣呼呼的反駁。

 

「哪沒有?都已經四……

 

『閉嘴!不准講!』

 

「反正我不說你自己也很清楚。」收回手,夏佐望著尼奧有些脹紅的臉搖了搖頭。「你遲早要面對的。」

 

『哼,才不要。』哼了聲,尼奧露出一臉兇狠的表情。『下次再說出來你就試試看!』

 

「說什麼?」挑了挑眉,夏佐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說你其實已經四十……

 

『啊─就叫你閉嘴了是聽不懂喔!!』憤怒的朝桌面上一拍,尼奧氣急敗壞的大吼打斷夏佐未完的話語。

 

「聽懂了。」

 

『那你還說!』

 

「我只是想確定一下,你所指的是不是這件事。」勾起嘴角,夏佐好整以暇的答道。「要是不小心弄錯了可不太好,小心為上,嗯?」

 

『我看你根本是故意的……』看著夏佐難得出現表情的臉,尼奧頓時覺得一股氣發也不是,不發也不是,只好氣悶的坐回扶起的椅子上。『算了,不和你這小家子氣的人計較那麼多!』

 

現在到底是誰在小家子氣?

 

「所以你一大早跑來我這兒發呆到底是為什麼?」沒有理會尼奧的抱怨,夏佐逕自問著。

 

『你以為我想來看著你這沒表情的傢伙發呆啊?』尼奧沒好氣的回道。『早知道我就去找格里西亞那孩子喝酒了,反正那孩子一定也是自己一個人在聖殿裡面當殿男敷面膜什麼的……

 

「我可沒叫你過來。」

 

『對啦對啦,都是我吃飽太閒行不行?』

 

「原來你也知道……

 

……你一定要跟我吵架才高興嗎?』往後靠向椅背,尼奧雙手環胸抬眼瞪向夏佐面無表情的臉。『幹嘛我說一句你就堵我一句?』

 

「我是就事論事。」彎身將剛剛翻倒的椅子給扶起,夏佐淡淡的答道。

 

『你……隨便你。』翻了翻白眼,尼奧意興闌珊地撐著桌面站起身。『算了,我要回去了,再跟你這樣大眼瞪小眼的無聊下去我不悶死也難。』

 

「要走了?」抬起頭,夏佐有些詫異。

 

『哈啊─不然咧?』再度打了個呵欠,尼奧舉步朝門口走去。『反正在你這也無聊的要命,你也只會看書看書看書不然就是做自己的事,與其在這裡像個呆子一樣看你自得其樂,我還不如去找格里西亞那孩子比酒量呢!再不然去酒館也很不錯?唔嗯……不知道上次老闆說要新進的女侍來了沒?』

 

「你又要去喝酒?」皺起眉,夏佐不慎贊同的開口。「現在才幾點就要喝,你能不能找些正當點的事來做?」

 

『你也管太多了吧?』微微轉過頭,尼奧冷冷地撇了夏佐一眼。『囉囉嗦嗦的煩都煩死了,你就繼續看你的書做你的事啊!我要做什麼不關你的事情吧?』

 

「的確是不關我的事。」聽見尼奧這樣說,夏佐也跟著沉下了臉。「但是我可不想好好的一天,就又接到什麼有人喝醉在酒館大鬧特鬧要大夥兒前往收拾善後的消息。」

 

『我才不會喝醉!我可是千杯不倒!』

 

「那麼你之前鬧事都是在借酒裝瘋就對了?」

 

『當然……當然不是!我那時候只是意識有點不清楚而已好嗎?』意識到差點就被套出話,尼奧趕緊轉移話題。『提那麼久之前的事做什麼?不和你說了,沒事的話我真的要走了。』

 

匆匆忙忙丟下一句,尼奧立刻邁開腳步朝門口快步的走去。

 

開什麼玩笑?當然要趁現在夏佐還專注在自己喝酒的事上時快溜,不然要是再讓夏佐想起什麼接著這樣問下去,他會在不知不覺間把自己多少底細爆出來都不知道啊!

 

「你少去酒館喝酒。」

 

『我偏要去,有種你就跟著我去啊!』

 

……去就去。」

 

『欸咦?』這下換尼奧一臉詫異,不由的轉過身上上下下的打量起夏佐。『你剛剛說什麼?我有聽錯嗎?』

 

「怎麼?才幾歲你聽力也退化了嗎?」面無表情地回望著尼奧,夏佐冷冷的開口。「況且幾秒前你才邀我一同去的,總不會忘了吧?」

 

……』尼奧訕訕然的搔了搔臉,接著聳聳肩。『誰知道你這傢伙會突然答應跟我去,明明以前死都不肯碰酒的,現在居然答應和我一起去酒館……

 

「去酒館不代表一定要喝酒。」拿起掛在一旁的袍子披上身,夏佐淡淡的說。

 

『不然要去酒館做什麼?別跟我說你要去看書……

 

「你到底去不去!?」

 

『去就去誰怕誰啊,你兇什麼兇?』

 

 

……

 

瞪著坐在自己身旁還散發著一股陰沉之氣的夏佐,尼奧第一次喝酒喝到想嘆氣。

 

搞什麼?是他自己要跟來的耶?一來就坐在旁邊吭也不吭一聲,只是沉默的瞪著桌面還有前來送酒的女侍,把人家嚇的酒隨便一丟就轉身跑走。就算將酒拿到他面前也毫無反應,真不知道他是來幹什麼的?難不成是退休後遺症作祟導致他想來好好觀察並且趁機整頓一下葉芽城的酒館嗎?

 

『喂,你不要一臉便祕的樣子好不好?』

 

……我本來就這種臉。」撇了眼櫃檯旁頻頻偷瞄尼奧的女侍們,夏佐稍微側了側身擋住那些視線,面無表情的答道。

 

『拜託,我可沒有硬逼你跟我來喔。』將喝沒幾口的酒放回桌上,尼奧感到有些頭痛的說。『你這樣一臉陰沉我怎麼喝的下去啊?』

 

「那就別喝了。」

 

『神經啊!來酒館不喝酒要幹什麼?』白了夏佐一眼,尼奧隨即拿起酒瓶咕嚕咕嚕的就灌了下去。『來都來了,不喝個夠本怎麼可以?』

 

……你喝快點。」感受到身側偷瞄尼奧的視線不減反增,夏佐不禁擰起眉低聲催促。「既然要喝夠本,就快喝。」

 

『嗄?我有沒有聽錯?』用有些誇張的動作挖了挖耳朵,尼奧驚愕又不確定地望向夏佐。『你、你這是叫我拼命喝、快點喝,不用顧忌的喝嗎?』

 

「閉嘴。」分神瞪了尼奧一眼,夏佐冷冷的開口。「要你就喝,不然就跟我回去。」

 

……真是莫名其妙。』

 

「你到底喝是不喝?」像似不耐煩了,夏佐低吼了聲。「再說下去酒錢自己出!」

 

『好好好……我喝我喝。』被夏佐的低吼小小嚇了一跳,尼奧自討沒趣,只好轉過頭拿起酒就大口的喝了起來。『哼看我怎麼喝垮你……

 

雖然覺得夏佐的反應實在是有別於平常,但難得夏佐都開口允許自己痛快的、盡情的喝了,還不喝豈不是對不起自己?更何況方才夏佐都一口答應會幫自己付酒錢了,這種機會可不是年年都有,說不定一生只會碰上這麼一次……當然要好好的把握才行!說不定夏佐還會答應讓自己外帶個幾瓶?

 

想到這,尼奧的精神立刻振奮了起來。

 

『喂!再給我來兩打一瓶醉!』高聲的點完酒後,尼奧還是用眼角偷偷的瞄了眼夏佐,眼看對方一點反應都沒有,才偷偷的在心裡鬆了口氣。

 

就算不知道夏佐是哪根筋不對勁還是突然神經接錯線都好,反正有酒喝就好,其它的他也不管那麼多了,否則等等自己問一問,問到夏佐回復正常不就得不償失?

 

……

 

而夏佐則是沒有再開口說過半句話,只是維持著原本的姿勢,默默的望著尼奧一瓶接著一瓶的喝著酒,最後終於在日落過後不久一頭栽倒在桌上。

 

……還說千杯不醉。」

 

「不用找。」無奈的搖了搖頭,夏佐冷著臉將錢遠遠丟給想上前查看的女侍,一把就撐起尼奧癱軟的身子朝門口走去。

 

『唔……』才被攙著踏出酒館,迎面而來的冷風就讓尼奧不適的皺起眉,下意識的夏佐身上靠去。『冷死人了……

 

……」低頭望了喝到滿臉通紅的尼奧一眼,夏佐輕輕嘆了口氣,拉下身上的袍子將尼奧緊緊的裹住。

 

自己今天似乎真的太放縱他了,不知道有多久沒見到尼奧喝成現下連路都走不穩的模樣。

 

但是同時心底也有一股莫名的怒氣在不斷的漫延,他只要想到每次尼奧只要踏進酒館,就會招來那麼多愛慕的眼神,就沒辦法壓下胸口那悶燒的妒意。但是尼奧對自己會招蜂引蝶的這點似乎一點自覺都沒有,這更是讓他有氣沒處發,只好沉著臉一次又一次的阻止尼奧前往酒館,就算這個舉動每次都讓尼奧嚷嚷個好半天,他依舊是不為所動。

 

雖然自己嘴上每次都說是為了尼奧的身體的著想,但不可否認的是……他不想讓更多人看見尼奧喝酒後那臉頰舵紅的樣子。

 

反正自己本來就被歸類在壞人的範疇,也不差這一項。

 

邊想邊推開自家的門,夏佐小心翼翼的將人給扶到了床上,隨後輕輕拍了拍尼奧的臉頰,低聲呼喚。

 

「尼奧、尼奧,醒醒……

 

『唔嗯?』揉了揉眼,尼奧有些困惑的睜開眼。『夏佐?你……你怎麼一直晃來晃去的?看的我頭好昏……

 

……看來是真的醉了。

 

「先把衣服給換了再睡,不然明天醒來你會被自己臭死。」在心裡嘆了口氣,夏佐搖了搖尼奧的肩說道。

 

『好……』有些遲鈍的爬起身,尼奧揮開夏佐伸來想攙扶的手,搖搖晃晃的朝浴室走去。『扶什麼扶?我自己會走。』

 

「你小心點。」皺起眉,夏佐望著尼奧不穩的背影消失在自家的浴室。

 

真是受不了,就連喝醉了都還是一樣逞強……

 

『欸,夏佐!唉哟……

 

浴室內突然傳來的叫喚和東西落地所造成的巨大聲響,迅速的將夏佐從思緒中給拉了出來。

 

「尼奧?」皺著眉,夏佐三步併作兩步的朝浴室快速走去。

 

「沒事吧?剛剛那是什麼……唔!?」才剛推開浴室的門,夏佐只覺得眼前一閃,隨即整個人就被尼奧給反壓在門板上。「尼奧?你……

 

『吶,夏佐……』尼奧睜著迷濛的眼,鼻息帶著濃濃酒氣輕輕的噴上了夏佐的臉。『你今天一定是故意裝作忘記的對不對?』

 

「忘記什麼?」吸了口氣,夏佐望著尼奧舵紅的臉冷靜地問道。

 

『哼,還有什麼?當然是白色情人節啊!』尼奧喃喃的說完,原本壓在夏佐胸前的手也瞬間狠狠的抓住了夏佐的領口。『還是你真的忘了?』

 

……我沒忘。」沒料到尼奧會突然問起這件事,夏佐愣了愣後低聲說道。

 

『你沒忘?』瞇起眼,尼奧將臉湊進夏佐面前。『那你是故意耍著我玩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