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落餘暉

關於部落格
初次來訪請點簡介;謝絕注音&火星文;請保持基本禮貌。
  • 396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吾命‧白情節賀文‧陽X地】自討苦吃‧單篇完。

 

 

雖然今天的天氣好的實在不像話,但格里西亞一點都不想踏出房門,除了不想增加自己曬黑的機率外……更重要的是,他一點都不想見到人人手上拿到滿滿的巧克力!聽說連寒冰那張冰塊臉都有人送了,為什麼獨獨沒人送他!?

也是啦……送給他這個只能愛神不能愛女人的傢伙一點投資報酬率都沒有,還要站在原地聽他廢話長長一篇的光明神,所以今年他還是只有寒冰用著憐憫的眼神默默塞給他比別人都還要大上一圈的巧克力袋,雖然寒冰做的甜點他很喜歡吃,但是他也想從美女手上拿到巧克力啊!可惡!為什麼美女都是見到的瞬間一秒驚艷兩秒丟錢三秒落跑呢?讓他連搭訕的話都來不及說完啊!

『唉……』搖了搖頭,格里西亞默默的攪拌著桌上那盆面膜材料。

算了,既然自己都知道沒望了,那就把自己敷的白上加白好了,說不定哪天真的可以拐到一個美女也說不定?

「大地騎士長的房間是在這嗎?」

「應該是那間才對吧?」

「大地騎士長、大地騎士長?」

門外一陣吵鬧的女聲,將格里西亞從自怨自哀的情緒中給拉了出來。

『……一大早的,怎麼會有這麼多女生跑來聖殿?』格里西亞有些疑惑的放遠感知。

不放還好,一放差點沒讓他氣的將手上的麵糊給整個打翻!

『該死的!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女人……感覺起來還是要胸有胸要腰有腰的性感美女,通通集中在大地騎士那傢伙的門口?而且手上似乎都拿著一袋袋的……巧克力!?』吸了口氣,格里西亞先穩穩的將麵糊放置在桌上,才又繼續集中精神聽了下去。

『各、各位祭、祭司姊妹,有、有什麼事、事情嗎?』大地忠厚老實的聲音隨著開門的動作靦腆的傳來。

「呀─是大地!」

「也沒什麼啦!我們姊妹是想說上次情人節收到大地給的巧克力,所以一起來回送喔!」

『這、這樣啊?大、大地只、只是想……想說各位姊、姊妹這麼漂、漂亮所以才、才想送的。』大地頓了頓。『沒、沒想到各位姊、姊妹會這、這麼掛心大地,還特、特地來送、送回禮……』

「大地你臉紅了耶!真可愛!」

「唉呀真的,不要害羞啊!」

『大、大地只、只是不、不太習慣一、一次和這、這麼多美、美女說話。』

大地的一席話頓時將門外所有的女祭司逗的咯咯笑,笑鬧聲不斷的傳來。

『……』背靠著門板,格里西亞不禁咬了咬牙。

哼,好樣的!居然還在情人節的時候先到處送巧克力是吧!?

『各、各位姊、姊妹要、要不要進來大、大地的房、房間坐、坐坐呢?』

「咦?可以嗎?」

「那我們喝杯茶就走,絕對不會耽誤你太多時間的!」

祭司們妳一言我一語的,眼看就要隨著大地進入敞開的房門……

『啊,今日的天氣多麼美好,讓太陽也不禁想踏出房門來感受一下光明神的仁慈……』推開房門,格里西亞衝著祭司們就露出一個優雅的燦笑。『想必各位美麗的祭司姊妹們也同樣受到了光明神的感召,才會踏出神殿前來聖殿和太陽一同享受光明神的溫柔撫慰。』

「啊是太陽騎士!」

「天啊是太陽騎士……」

女祭司們一震驚呼,隨即臉紅的各個撇開頭。

『敢問太陽是做了什麼不得體之事,冒犯了各位美麗的祭司姊妹,以至於祭司姊妹無法和太陽一同瞻仰光明神的仁慈?』掛著笑容繼續看著眾祭司們,格里西亞換上微微感嘆的口氣。『看各位如此,想必是光明神借此提醒太陽不該打擾大地騎士長和諸位的交流,但太陽還是必須很痛心的請求,能否請各位祭司姊妹將大地騎士長借予我幾分鐘,讓太陽和大地好好交流一下光明神的仁慈及友誼呢?』

見女祭司們一臉茫然卻又不好意思承認的模樣,格里西亞在心裡暗笑了聲,清了清喉嚨轉向愣在原地的大地再度張口。

『大地兄弟,吾友,請問太陽是否有那個榮幸和你在今日一起體會光明神的仁慈呢?』

「滾……」話一出口,大地就接收到太陽那撇向一旁祭司們的眼神,只好換上忠厚老實的表情,笑呵呵的開口。「當、當然沒問、問題。大、大地還擔心太、太陽許久沒、沒來交流是已、已經忘、忘了大地……」

該死的,這麼久都沒出現了,幹嘛今天不好好的窩在他自己的房間敷他的面膜睡他的覺?偏要來打亂他好不容易的機會!

在其他人看不見的角度迅速瞪了太陽一眼,大地依舊是掛著靦腆的笑容朝女祭司們開口。

「各、各位姊、姊妹很、很抱歉。」大地低下頭,露出一臉惋惜。「大、大地必、必須陪同太、太陽去處、處理一些事,可、可能沒辦、辦法招待各、各位了。」

這下眾祭司們才回過神,紛紛露出一臉捨不得的樣子。

但看了看笑的一臉真誠的太陽騎士和滿臉內疚的大地騎士之後,還是笑著將巧克力全塞到滿臉通紅的大地手中,接著還約了下次見面的時間,才滿意的離去。

「……這下你滿意了吧?」待祭司們一消失在轉角,大地臉上的笑容隨即被陰沉所取代。「拜託,自己沒辦法愛女人也不要牽拖別人下水好不好?」

『哼,看你也收穫不少嘛?葉芽城女人票選第一名的丈夫後選人,原來早有預謀。』太陽也斂起笑容,冷冷的瞪向大地手中堆積如山的巧克力。『居然在一個月前就先去討好人家,真是不惜成本啊?』

「好笑,至少我討好還有人會接受。」大地冷哼了聲。「哪像某人,只要一開口就不離光明神,我看那人這輩子都別想抱到女人囉!乾脆直接去和光明神塑像結婚算啦!」

『……』聽聞這句話,格里西亞瞇起了眼。『誰說我沒有抱過女人?』

「你有嗎?」大地一臉驚詫。「你是說殿男周刊裡面的女人嗎?我知道啦,你一定是飢渴太久才會沒魚蝦也好,我都懂。」

『你再說一次試試看?』

「說就說,誰會怕你這個連劍都拿不穩的聖騎士啊!」哼了聲,喬葛冷冷的開口「處男就處男,我看你到退休前都要替光明神守身如玉了吧!?哈哈!」

『我才不是處男!』

「啊?你說什麼?你在說笑話嗎?」撇了格里西亞一眼,大地依舊是一臉的不屑。「還是你沒睡醒啊?一大早的淨說些夢話。」

『我說了,我、不、是、處、男!』咬著牙,格里西亞一字一句的重複說道。

「那你證明給我看啊?不要光會用嘴巴說而已,如何?處男太陽騎士長?」

『你要證明?』

「怎樣?怕了是吧?不要擔心,老實說出來自己是處男不是什麼丟臉的事。」

『哼,這可是你說的。』興許是怒極反笑,格里西亞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向前一個跨步,伸手用力地將喬葛朝房內推去。

「唉哟你幹麼!?」被這突如其來的一推給推的退後了幾步,手中的巧克力也被撞的散落一地,喬葛皺起眉罵出聲。「你發什麼神經啊?」

『你不是要我證明給你看?』掛著燦爛的笑容,格里西亞淡淡的問。

「拜託,你證明就證明啊!」沒好氣的蹲下身,喬葛一邊撿拾著巧克力一邊回嘴。「推什麼推啊!真是可憐了我這些巧克力……幸好都還可以吃……」

聽見喬葛的話,格里西亞不由的燃起一波怒火,伸腳就毫不留情的朝喬葛正探手過去要撿的巧克力重重踩了下去。

「喂!你搞什麼?」望著瞬間被踩個稀巴爛的巧克力,喬葛憤怒的抬頭瞪向格里西亞。「你不要連人情巧克力都收不到就把氣都發在我身上好不好?」

『既然我都要證明給你看了,你還管什麼巧克力!?』看到那些巧克力他就莫名的不爽。

「你要證明是你的事,和我收到的巧克力有什麼關係啊!?」

『當然有關係。』微微彎下身,格里西亞挑起喬葛的下巴,用一種前所未見的溫柔口氣說道。『既然我都要證明給你看了,你還心繫著這巧克力實在是太不識相了。』

「什、什麼?」沒由來的寒顫了下,喬葛撇頭避開格里西亞碰觸著自己下巴的手。「巧克力再怎麼樣都比你重要多了好不好?你充其量也不過是個只能看不能吃的太陽騎士長,居然要跟我手上這些珍貴的巧克力比?」

『是嗎?』格里西亞望著喬葛的側臉,右手一抬就使出魔法將喬葛團團圍住。『既然你這樣想那也沒關係,我很快就會讓你搞清楚到底誰比較重要。』

「你、你要幹什、什麼?」瞪著圍繞在自己身旁的層層水鎖鍊,喬葛難得發自內心的結巴了起來。

『幹什麼?』格里西亞笑得燦爛,手一揮就讓水鎖鍊在喬葛驚愕的注視下一層層將他綑住並且還結了冰。『能幹什麼?當然是要證明給你看我不是處男囉。』

「你、你證明就證明,綁我做什麼?」死命掙扎著,喬葛有些驚恐的瞪向格里西亞。「該、該不會你是要我在旁邊觀看你破處吧?拜託!我可沒有那種變態的嗜好!」

『當然不是。』驅動著風屬性將喬葛抬至床上,格里西亞笑著宣布。『這種事還是要讓你親身體會才行。』

「有、有什麼好體會的!?啊──」喬葛瞪大眼,望著自己的下半身被格里西亞用風刃一掃,頓時失去了所有的遮蔽,不禁氣急敗壞的大吼。「你幹什麼啊你!!」

『哪有幹什麼?這樣最快了不是嗎?』慢條斯理的扯開自己的腰帶、脫下外套,格里西亞驅使著冰所練拉開了喬葛微微顫抖的雙腿,淡淡地說道。

「快什麼鬼嗚你……」還沒來的及對格里西亞的話做出反應,突然被貫穿的疼痛就讓他的眼角不由自主的滾出淚水。「搞什麼……啊喔!」

沒有理會喬葛的痛呼還有不斷試圖掙扎的動作,格里西亞鐵著一張臉毫不留情的動作著。

反正依他現在的情況要掙脫自己所下的層層冰鎖鏈完全是不可能的事,居然還敢在自己面前大大方方的收取別的女人送的巧克力!更令自己生氣的是,情人節連自己都沒有收到喬葛送的,雖然自己偷偷將巧克力放在對方門口,但是對方卻一點都沒有發覺!

說不上自己心中到底是什麼感覺,格里西亞只是不斷的將怒氣發洩在已經痛到無力掙扎的喬葛身上。

『怎麼樣?』勾著笑,格里西亞一邊動作一邊問著。『親身體驗過之後,就知道我不是處男了?』

「嗚啊誰、誰知道你……唔……」雖然已經痛到有些失去思考能力,但喬葛還是咬著唇恨恨的回嘴。「技術這嗯嗚……這麼差,你根本是拿、啊喔拿我破處吧你!?」

『你也這麼認為也無所謂。』笑著低下身,格里西亞張嘴啃噬著喬葛滾動的喉結。

「見、見鬼啊呃,不是你要證明給我看嗎!?嗚啊……」

『我已經在證明了不是嗎?』伸手握住喬葛的分身,格里西亞滿意的聽見喬葛顫抖倒吸口氣。『親愛的大地騎士長?』

「這哪算啊呃!你白、白癡嗎?」喘著氣,喬葛忍著身下傳來的陣陣快感吃力的出聲罵道。「喔你、你快住嗯、住手……」

『要是我住手的話,你要怎麼好好〝驗證〞?嗯?』

「夠、夠了哈啊!我、我已經知嗯呃,知道了……」

『這樣可不行,太陽我呢……做事從不會半途而廢。』加快手套弄的速度,格里西亞溫柔笑著。『何況,一開始說要證明的人不是你嗎?』

「啊!啊你……」睜著水氣瀰漫的眼,被套弄到漸漸失去意識的喬葛只能在心中暗罵。

給我記著!雖然我說要證明可不是要用自己的身體去身體力行啊!!格里西亞你這個混帳!我只不過是沒有回送巧克力又收了祭司們的罷了居然直接硬來,看他重獲自由之後怎麼修理他!而且是他自己偷偷送來又不屬名的,搞什麼神秘啊?現在是惱羞成怒才趁機報復他對吧!

『你在想什麼呢?大地騎士長?』

「呃,沒、沒有。」望向格里西亞那不懷好意的笑容,喬葛身上原本竄起的熱度立刻被冷汗所取代。

『你慢慢想沒關係,反正現在還很早……』笑了笑,格里西亞低頭封住喬葛急急想反駁的嘴。『我們時間,還很長。』

「咦?不、不啊唔……」

等先把這個彆扭的傢伙解決之後,他還要去把那些巧克力通通一把火燒個精光!除了自己給的之外他才不讓喬葛有機會吃到他人送的。管他是人情巧克力也好還是真的有那個意思也好,只要自己存在的一天,就不會讓別人有機會越雷池一步!當然寒冰給的例外……他可沒膽冒著接下來都沒甜點吃的風險去對寒冰給大地的巧克力做些什麼,頂多全部搶來自己吃掉!雖然沒有自己那份那麼甜,不過他不挑的,還是可以勉為其難的通通吃下去。

瞇起眼,格里西亞一邊望著喬葛脹紅的臉一邊想著。

據說,接下來接連好幾個月,都可以見到太陽騎士猶如影子般的跟著大地騎士,不論是白天還是晚上……大地騎士原本忠厚老實的臉也突然像似蒙上了一層陰影,消瘦了許多。

『親愛的大地騎士,今天也辛苦了。』

「唔啊啊啊你不要進來給我出去──」

 

自討苦吃,完。

 

===================================

後記

總算先解決一篇了,
根本感人!

雖然沒有很明白的做到ㄗㄏ...(ry)
但是我看接下來格里西亞你就自己想辦法吧。(居然)

賀喜本團吾命噗太陽&大地修成正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