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落餘暉

關於部落格
初次來訪請點簡介;謝絕注音&火星文;請保持基本禮貌。
  • 396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吾命‧夏X尼‧H有】兄弟情‧下。 (完結)


 

 

『嗯……哈啊、啊……』咬著唇,顧不得傷口上的疼痛,尼奧微晃著頭想令自己忽略夏佐在自個兒身上游移的舌所造成的影響。『啊嗯、呼……

 

夏佐不輕不重的吻從尼奧的耳一路游移而下,最後在他的胸前頓了頓,隨即毫不遲疑的就張口含住尼奧微微顫抖的紅點,開始用唇舌輕輕的舔舐,拉扯。

 

『嗯啊!』突如其來的刺激另尼奧不由得叫了聲,皺著眉斷斷續續的抗議。『不你……唔,不、不要……

 

「這次,不聽你的。」吐著氣,夏佐不顧尼奧的抗議,用手取代了唇,輕輕的揉捏尼奧挺立起來的紅莓,將唇移到了尼奧的肚臍旁,舌一圈一圈的舔著。

 

尼奧扭著動彈不得的身子,雖然胸前的刺激讓他有些招架不住,但是夏佐垂落在自己腰間的長髮卻隨著夏佐舔舐的動作一下下掃著他的腰腹,讓他……很想笑。

 

『嗯嗚……不、嘻嘻…………唔好癢,住、住手!嘻呵……哈、哈哈……

 

……」僵了僵後直起身,夏佐瞇起眼瞪視著尼奧微微泛紅的臉頰。「很好笑?」

 

……看什麼看啊!不行笑嗎!?』撇過頭,尼奧像是要掩飾自己反應似的喘著氣低吼。『你是有多欲求不滿啊?夏佐‧審判!居、居然可以對我……難不成你這堂堂審判長是個變態嗎!?』

 

「是,我是變態。」半晌,夏佐才沉著聲開口。「才會一次次的替你收拾闖出來的爛攤子;才會隨便你心情不好就跑去大喝特喝;才會讓你隨隨便便就跑去把自己搞得渾身是傷的回來!!」

 

原本只是平靜的指責到最後變成壓抑不住的嘶吼,夏佐閉了閉眼後咬牙瞪著愣住的尼奧。

 

「而你,尼奧‧太陽!身為一個太陽騎士,聖殿之首。」吸了口氣,夏佐的身軀有些顫抖。「你替我們做了什麼!?你有沒有想過我每次去收拾善後的時候有什麼感受?你有沒有想過當我看見你渾身是血倒在門口的時候是什麼感覺!?」

 

『呃我……』從沒見過夏佐用這種口氣對自己說話,尼奧頓時一個字都吐不出。

 

「不過也都無所謂了。」夏佐像是憤怒過了頭,嘴角竟微微揚起。「反正你總是說我不近人情、沒血沒淚、管東管西,現在多一條變態也沒什麼。畢竟用殘忍的手段審問罪犯是我的職責,對吧,太陽騎士長?」

 

『我、我有說過嗎?』看著夏佐那簡直可以稱為珍稀的笑容,尼奧扯出僵笑。

 

不會吧?這麼愛記仇?平常的時候也不見夏佐有什麼反應,頂多就冷哼聲罷了。啊現在是要新帳舊帳一起算嗎?那也挺多好算的……雖然自己這次似乎真的做的有些過頭了,但也沒到震怒的程度吧?

 

「你忘了也沒關係。」夏佐臉色未變,但吐出的一字一句卻讓尼奧沒由來的打從心底發寒。「反正我所說的任何事,你從未放在心上。」

 

『欸?我、我才沒……唔啊!你幹嘛脫我褲唔……』尼奧未盡的話語全被夏佐的動作給截斷。

 

將尼奧的長褲一把拉至膝蓋,夏佐低下頭,隔著薄薄的內褲吻上了尼奧略顯硬挺的分身。

 

『啊呃……哈嗯、你唔啊啊……』突如其來的刺激讓尼奧頓時斷了理智,只能繃緊了身子。『不你,嗯啊……

 

原本搔的尼奧發癢的長髮此時也垂落在尼奧的兩腿間,但這次隨著夏佐的動作所帶來的不是令人發笑的癢意,而是一種難以言喻的酥麻感。

 

『唔夏、夏佐……哈啊……』下腹的熱度不斷的上升,尼奧咬牙企圖關住呻吟,有些氣惱的望向夏佐。『你不……嗯啊……

 

此時夏佐的唇離開了尼奧的腿間,改為吻上他不斷喘息著的唇,但同時也沒閒著,手伸入了尼奧的褲內,一把握住了尼奧已然挺立的分身,緩緩的套弄了起來。

 

『唔呃。』分身被夏佐冰涼的手握住,尼奧不禁皺起眉,但隨著夏佐不斷套弄的動作也令他微微弓起了身子。『唔嗯、啊啊……

 

「喜歡嗎?太陽騎士長。」趁著換氣的空檔,夏佐在尼奧耳邊輕吐著氣道。

 

『才、哈啊、才不喜……啊嗯……』撇過頭,尼奧邊壓抑呻吟邊反駁。『誰會喜、嗯啊啊……喜歡……

 

「是嗎?你說的可是實話?」夏佐加快了手的速度,舌也舔向尼奧胸前不斷顫抖的紅莓,重重地一咬。

 

『呃痛!』痛呼了聲,尼奧實在是分不清這種痛中夾雜的快感的感受是怎麼回事,依舊是倔強的開口。『唔啊……當然是嗯、實話……

 

夏佐沒有再開口和尼奧爭執,只是瞇起眼加重了手痛弄的速度和舌舔吻的力道。

 

『啊、啊啊你唔……唔呃……』尼奧閉著眼狂亂的搖著頭,被不斷累積的快感逼的只能弓身開口呻吟,連抗議都說不出口。『唔啊啊……嗯、嗯啊……

 

隨著夏佐最後的緊握,尼奧渾身一繃的低喊著顫抖了幾下,喘息著癱倒回床。

 

抽回手,夏佐冷眼望著尼奧喘息無力闔眸的臉,並不打算就這樣放過他。

 

先是將褪至膝蓋的褲子整件脫下丟開,夏佐一邊吻上尼奧微張的嘴一邊拉開了尼奧無力的雙腿,就是一個挺進。

 

『嗚痛!!』尼奧原本因為高潮而放鬆的的身體,卻因夏佐強悍的侵略所帶來的痛楚讓他整個人都痛地緊繃了起來。『你……

 

「痛嗎?你這種痛,比起我並不算什麼……」在尼奧的耳旁低語,夏佐又是一個用力的挺進。

 

『呃啊!夏佐你……』後方不斷被強勢貫穿,那渾身撕裂似的痛楚令尼奧用力的皺起眉,眼角也被逼出了淚,痛呼帶上了些許破碎的泣音。『嗚好、好痛……不啊你出、出去……

 

不知道是不是尼奧的淚水和痛呼,原本有些失去理智的夏佐停下了動作,望向尼奧因痛楚而糾結成一團的臉。

 

……」嘆了口氣,夏佐輕輕吻上了尼奧因痛楚而死咬的唇,舔吻到尼奧微微鬆口之後才伸舌撬開尼奧的齒和尼奧的舌相互交纏。

 

『唔、唔嗯……

 

望著尼奧有些迷亂又困惑的表情,夏佐在心底嘆口氣,伸手拉開綁著尼奧雙手的皮帶,牽引著他的手圈上了自己的頸間。

 

「為什麼,自己無論如何都無法狠下心呢?原本已經打定主意要好好給對方一個教訓了不是嗎?」邊吻著尼奧夏佐邊分神皺著眉想。

 

『你、呼你不要……

 

「嗯?」拉回思緒看向被自己吻到氣息混亂但還是掙扎著開口的尼奧,夏佐開始感到有些內疚。「你……不要什麼?」

 

『不要再皺眉了……

 

沒料到尼奧開口說的會是這句話,夏佐不禁愣了愣。

 

「你、你說什麼?」

 

『我說……』喘息著抽回圈在夏佐頸肩的手,尼奧撫上夏佐皺緊的眉頭。『你可不可以,不要再皺眉了……

 

……也不想想是誰讓我必須這樣的?」嘆了口氣,夏佐隨著尼奧輕揉眉間的動作跟著鬆開了眉頭。「你還真開的了口。」

 

『哼,少來了!你這死板臉哪時候不是一天到晚皺著眉少怪到我身上。』改揉為打,尼奧微怒的朝夏佐的肩頭推了把。

 

「唔。」隨著身體晃動而產生的摩擦,夏佐不禁悶哼了聲。

 

……』當然尼奧也感受到了,這時才想起夏佐還在自己體內,臉不由的熱辣辣燒了起來。『你、你夠了吧!?』

 

「夠什麼?」看著臉色緋紅的尼奧,夏佐忍著再次動作的慾望,深吸了口氣問道。

 

『你、你……』怎麼樣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尼奧氣紅了臉,只能結結巴巴的伸手想推開夏佐。『出、出去啦混、混帳……

 

「唔呃。」再度皺起眉,夏佐是不動如山的望著尼奧啞聲開口。「你別再推了。」

 

『什麼不要再推!你啊唔……

 

不斷被磨擦的慾望讓夏佐再也無法壓抑,只好低頭狠狠的吻住尼奧的抗議,身體也隨即緩緩的動了起來。

 

『唔唔、唔嗯……』被夏佐的動作給嚇住,尼奧有些慌亂的伸手抓住了夏佐垂落在自己身上的長髮,重重的拉扯。

 

「唔。」但頭皮被拉扯的疼痛並沒有讓夏佐停下動作,反而是又伸手握住尼奧的分身,上上下下的套弄了起來。

 

『嗯、嗯唔啊啊……』隨著夏佐的套弄,尼奧原本因為疼痛而緊繃的身體也漸漸因為快感而放鬆,讓夏佐進攻的動作更加地順利。

 

眼看尼奧已經逐漸習慣自己的節奏甚至微微扭動起身軀配合,夏佐一個用力拉起了尼奧,讓他跨坐在自己的身上。

 

『唔啊!』坐起後更能感受到夏佐那炙熱的分身正在自己的體內不斷抽送,尼奧驚呼了聲,臉紅的似乎立刻就能滴出血來。『你、嗯啊啊……

 

看著尼奧的表情,夏佐輕笑了聲,伸手扶住尼奧的腰加快了他上下擺動的速度。

 

『啊、哈啊……啊啊啊嗯……』兩手緊緊攀住夏佐的肩,尼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