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初次來訪請點簡介;謝絕注音&火星文;請保持基本禮貌。
  • 40654

    累積人氣

  • 1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吾命‧夏X尼‧無H】兄弟情‧中。




『嗯……

 

揉著眼起身,映入尼奧眼簾的是夏佐側對著自己,坐在窗前的書桌批改公文批改到倦極扶額闔眼休息的身影。

 

『你怎麼會在我房裡!?』尼奧可沒忘,下午夏佐可是氣的不清,怎麼自己一睜眼就會看到對方坐在自己房內改公文?

 

而聽見身旁傳來的動靜,夏佐很快的睜開眼,放下扶額的手改壓住有些散亂的公文,轉頭朝尼奧的方向望去,冷冷地開口。

 

「你還知道醒?」

 

『怎樣!?你不希望我醒是嗎!?』瞪大眼,尼奧沒好氣的說。

 

「我只是想知道,號稱史上最強的太陽騎士可以昏睡多久。」背著月光,夏佐的陰暗的臉上讓人看不清表情。

 

『哼……我餓了啦!可以吧!?』

 

「你也知道餓。」夏佐微乎其微的搖搖頭。「下午綠葉送午餐來,你不是把人給趕出去了?現在才說會餓。」

 

『那是因為我以為是你進來好不好!』想到這裡,尼奧不禁就一肚子火。『哼,要是我知道進來的是好人綠葉不是你,當然不會兇他啊!說到底還不是你害的,要不是你先兇我,我才不會不分青紅皂白的就開罵咧!』

 

……隨便你怎麼說。」

 

『又這句!每次說不過我你就這樣說!』

 

「我說不過你!?」聽聞這句話,夏佐猛地從桌前站了起來,也不顧被自己激烈動作而撞散一地的公文,直直地朝著尼奧走去,直至站定在尼奧面前。「你每次都強詞奪理,我是要跟你說什麼?」

 

『我哪有強詞奪理!是你每次都莫名其妙就兇人好不好!!』

 

「我兇你?你也不想想自己做了什麼,犯得著讓我來兇!?」夏佐咬牙,一字一句說道。「要我不兇,你何不自己先把事情做好!?」

 

『我哪有沒做好自己的事情!?』被夏佐一指責,尼奧也不甘示弱的吼道。『明明就是你每次都窮擔心,好像我是三歲的孩子永遠都長不大一樣,管東又管西的你是誰啊!?你不過是個審判騎士,夏佐‧審判!搞清楚!照理說來我還是你的上司,你對上司都這種口氣說話嗎!?』

 

一口氣將話都吼完,尼奧有些喘不過氣,不過還是倔強的抬頭狠狠瞪著夏佐。

 

但讓尼奧很意外的是,聽完這些話的夏佐的沒有他預料中破口大罵的反應,陰沉的臉上也沒有任何表情,只是微微張了張嘴,而後隨之閉上。

 

『幹嘛?我有說錯嗎?』望著夏佐那不為所動的樣子,尼奧的怒氣不減反增。『有意見你就說啊!你不是一直都很敢說嗎!?平常不是很會糾正我的錯誤嗎!?現在怎麼都不說了?公正無私又精明幹練的審判騎士長!!』

 

「我……」夏佐低啞的吐了個字,隨後吸了口氣轉身朝門走去。「既然您是這麼認為,那麼,很抱歉,我逾矩了,太陽騎士長。」

 

『站住!』望著夏佐決然離去的背影,尼奧想也不想的大吼。

 

怪了,心中這股莫名的不安是怎麼回事?

 

……請問您還有什麼事嗎?太陽騎士長。」夏佐停下腳步,頭也不回的問。

 

『你……你的公文不帶走嗎!?』尼奧也不懂自己為什麼會叫住對方,只好撇了眼地上散落的公文隨口問道。

 

「那些是太陽騎士長您的公文,既然您認為我過於逾矩,那麼審判騎士我就不多加干涉了。」

 

夏佐沒溫度的聲音淡淡的傳進尼奧耳中。

 

「往後我也不會再對您做出這等逾矩行為,隨便您要做什麼或愛做什麼,希望太陽騎士長您能寬宏大量原諒屬下以往的不知分寸。」

 

『你……

 

「如果太陽騎士長您沒有別的吩咐。」夏佐冷冷打斷才剛開口的尼奧,自顧自的說了下去。「請恕屬下還有要事,就先行告退了。」

 

夏佐話一說完,便舉起腳步繼續往門口走去。

 

『你……站住!』

 

這次夏佐並沒有因為尼奧的吼聲而停下腳步,僅是腳步幾不可微的頓了頓後又堅定地邁向門口。尼奧眼見夏佐真似要離去,情急之下也不顧尚稱無力的身體,急急的站了起來,隨即腳步虛浮的摔下床。

 

『我叫你站……呃喔……

 

聽見身後傳來巨響,夏佐終究還是吸了口氣停了下來,轉過頭朝尼奧看去。

 

「太陽騎士長,您又……

 

看見狼狽摔在地上的尼奧,夏佐壓下心中翻騰的怒氣,停了幾秒後舉步上前,一把將尼奧給〝抓〞回了床上。

 

「如果您真那麼希望屬下替您處理這些公文,吩咐一聲就行了,沒必要這麼大動作的拜託,屬下承受不起的,太陽騎士長。」冷冷瞪著有些尷尬的尼奧,確定對方沒有摔傷之後,夏佐淡淡地開口。

 

『我才不需要你幫忙!』尼奧咬著牙,怒火中燒地說道。『怎麼,剛剛才說不管我,現在看到我出糗了就迫不及待的回來諷刺我了是不是!?』

 

「是嗎?那麼敢問,太陽騎士長方才一直叫屬下站住又是所謂何事?」

 

『我叫你站住你就站住,問那麼多做什麼!?哼,剛剛不是才說不會再逾矩了嗎?現在馬上又質疑我的命令,你這審判騎士是怎麼當的!?』

 

聽完這些話,夏佐一句都沒反駁,只是睜著深邃不見底的黑眸,用一種難以言喻的眼神緊緊的盯著尼奧。

 

……看屁啊!?』被夏佐看的有些心慌意亂,尼奧口不擇言的吼著。

 

「您是屁嗎?」

 

『你還頂嘴!?』聽到夏佐異常恭敬的反問,尼奧更是氣到快炸開了,也不管多天未進食的虛弱身子,用不知哪冒出來的力氣,一個暴跳就從床上彈了起來,站在床上居高臨下的瞪著夏佐。『你他媽的還跟我頂嘴!?』

 

……屬下不敢。」夏佐的手動了動,忍住想伸手扶助尼奧搖搖欲墬身體的念頭,咬了咬牙淡淡地答道。

 

『不敢!?你都敢把我關在這裡不給我吃不給我出去不給我喝酒了!你還有什麼不敢的!?』尼奧暴跳如雷的吼,手也沒閒著,用力地伸去戳著夏佐低垂的頭頂。『還是我這太陽騎士讓給你當啊!?反正你這麼優秀什麼事情都可以處理的完美無瑕,乾脆我這完美的太陽騎士給你當就好啦!?省得你這麼累!』

 

他不懂,為什麼夏佐總是找自己麻煩!?他又不是什麼事情都沒有去做,就算闖禍也不是故意的啊!?好啦有時候他是衝動了點不禁思考了點,但也沒有做出什麼傷及人命或是無法挽回的事情。

 

為什麼每次只要一出事,夏佐就用一種非常譴責的眼神,無聲的望著他?

 

好似他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好似他對不起全天下的人,好似他除了添麻煩之外什麼都不會!他討厭被人當作小孩子的感覺,更討厭夏佐用一種拿他沒辦法的無奈眼神望著自己,然後唸個幾句就默默轉身去收拾自己闖下的禍。

 

『怎樣?又不說話了?』眼見夏佐一點反應也沒有,尼奧更是覺得嘶吼的自己像個白癡對空氣說話似的,忍不住怒吼的更為大聲。『快說你隨便我啊!?你不是最會說這種話了嗎!?啊?幹你是啞啦!?』

 

吼完一大串的尼奧並沒有覺得心情比較舒暢,反而是對夏佐毫無反應的行為感到非常刺眼,在氣急攻心的狀況下想也不想就伸手用力扳起夏佐低垂的頭。

 

『媽的你看著我啊你,畏畏縮縮的還算是什麼審……

 

尼奧突如其來的動作讓夏佐愣了愣,還來不及收回的情緒全都被將他頭抬起的尼奧給看的一清二楚;夏佐的臉上除了錯愕之外,還漫著一股被利劍穿心而過似的茫然。

 

從兩人相處有記憶以來,尼奧很少會在夏佐臉上看見除了皺眉和憤怒以外的表情,頂多是對他所做所為而無奈或是莫可奈何的怪異淺笑。

 

這是第一次……他在夏佐臉上見到了名為茫然的情緒,是什麼事,能讓至今不管面對什麼狀況都能面不改色的夏佐,露出茫然又不知所措的情緒?

 

這種認知讓尼奧不禁也慌了起來。

 

『你、你這是什麼表情!?』

 

「不,沒什麼。」意識到自己的情緒被尼奧給看見,夏佐立刻垂下眼簾,並伸手撥開了尼奧扳住自己下巴的手。

 

『夏佐‧審判!你最好給我說清楚,你他媽的給我說清楚啊!?』眼看夏佐又撇開眼不看自己,尼奧愣了愣後更加的憤怒。『幹你老實說就是看不起我對不對!?每次有事情都不告訴我,不管我做什麼你都只會看著我然後去收拾善後,他媽的你是專門幫我擦屁股的嗎!?有種你以後就什麼都不要說把事情都做完算了!你到底把我當成什麼!?口口聲聲說把我當成兄弟,兄弟是這樣當的你這兄弟根本他媽的是個狗屁!』

 

喘著氣,氣力用盡的尼奧憤憤的坐回床上。

 

就算現在一口氣罵完了,他也實在是搞不懂夏佐到底在想些什麼,不,更正確來說他從來都沒有想去搞懂夏佐在想什麼,他只知道夏佐總是站在他的身後,答應他所有的要求;但同樣的,夏佐也是將自己的標準不斷套在自己的身上,期望自己能像他一樣,做個符合太陽騎士典範的太陽騎士。

 

老實說,他也是會累的。

 

雖然事情大部分都丟給其他聖騎士去做,但他裝久了、當久了表面上的完人,也是會累的啊!他不是真正的太陽騎士,更討厭人家逼迫他去做一個完美的太陽騎士,當初是自己選擇成為太陽騎士這怨不得別人,但就不能給他一些喘息的空間嗎?不能多信任他一些嗎?

 

他一直以為夏佐是懂他的,才會偶爾容許自己胡作非為,但他還是懂得適可而止,但為什麼……有些事情你就是不願對我開口?難不成我真的沒辦法讓你真正地信任我嗎?那你還要我做什麼,乾脆自己取而代之不是更方便嗎!?

 

沉浸在自己思緒中的尼奧並沒有發現,夏佐在聽完他的怒吼之後渾身震了震,隨後欺身朝盤腿坐在床上的自己壓下。

 

等到他察覺光線暗的不太對勁,一抬頭望見的就是夏佐那原本平靜的黑眸承滿了怒氣,直直的望進自己的眼裡。

 

『你幹什……唔!?』

 

尼奧瞪大眼,不敢置信的望著將鼻息噴在自己臉上,唇也狠狠吻住自己的夏佐;愣了幾秒後才回過神,想也不想地伸出雙手朝夏佐推去,但沒想到夏佐的動作更快,手一舉,便輕而易舉的抓住他伸出的手,高舉過頭並用力的將他往床後的牆上壓去。

 

『嗯!?唔呃……』後腦撞擊到牆上的痛楚讓尼奧悶哼了聲,但他的痛呼很快就被夏佐蠻橫伸入嘴裡的舌給堵去。

 

眨了眨眼有些迷濛的眼,尼奧藉著月光,發現夏佐半個身子已經壓在自己的身上,下半身也朝床上跨了上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