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初次來訪請點簡介;謝絕注音&火星文;請保持基本禮貌。
  • 4013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吾命‧夏X尼‧情人節賀文】不吃甜食。

不吃甜食  


 

不知道為什麼夏佐總覺得今日有些心神不寧,或許是因為城內的氣氛變得特別奇怪的因素吧?退休前總是忙於公務,所以除了自己必須出席的日子之外,他很少去注意大大小小的節日,只知道只要有什麼特別的活動,就是大夥兒忙碌的日子……哪有什麼過節日的心情?只求可以早些回去休息就很不錯了,雖然往往一開房門就會看到滿滿的公文就是。

 

『欸!夏佐!!』

 

原本深沉的思緒被突如其來的叫喊以及拍門聲給打斷,夏佐皺了皺眉,轉頭望向大門。

 

『喂!開門啦!!』遲遲不見夏佐前來開門,門外的嗓音帶著不耐,敲門聲更是一聲重過一聲。『夏佐‧審判!我叫你開門!你再不來我就要直接破門了!』

 

……」輕輕地嘆了口氣,夏佐從書桌前起身。「你別再敲了,門會壞的。」

 

『你在做什麼啊!?慢死了,知不知道我敲門敲的手很痛?』一進門,尼奧就白了夏佐一眼,喃喃的抱怨。『而且外面還冷的要死,你想凍死我也不必這樣吧!』

 

「你突然跑來找我有什麼事?該不會又闖禍了吧?」直接忽略掉尼奧的抱怨,夏佐關上門後走回桌前問著。

 

……什麼又闖禍!我才沒有闖禍好不好!說的我很像常常闖禍似的……』沒好氣的瞪了夏佐一眼,尼奧自顧自的坐了下來。『當然是有重要的事情才來找你啊!不然誰想沒事來看你這冷冰冰好像結凍上百年的臉,又不是嫌天氣太熱,想找個地方降溫。』

 

「臉像結凍是寒冰,不是我。」挑了下眉,夏佐淡淡的糾正。「既然你沒闖禍,怎麼會來找我?該不會是想和我純聊天?」

 

『你這樣說好像我每次都來麻煩你一樣。』

 

「你哪次不是來麻煩我了?」

 

……我才沒有麻煩你!我是請你幫忙!幫忙好不好!?』尼奧氣急敗壞的跳了起來。『就知道你這死人臉小心眼,幫那麼一點點忙就記到現在……像我就不會!』

 

看著尼奧氣憤難平的臉,夏佐不禁有些莞爾。

 

「那是因為你沒有幫過我什麼吧……

 

『哪沒有!哼!像你幫這一‧點‧點小忙算什麼!我可是幫了你一個大忙耶!我都沒叫你報答我了。』尼奧露出一副鄙視的表情。『你這前‧審判騎士根本小鼻子小眼睛小嘴巴還小心眼!』

 

…………」扭了下臉,夏佐吸了口氣問道。「你是幫過我什麼?」

 

『哼哼。』先是撇了夏佐一眼,尼奧才得意洋洋的宣布。『我幫你的學生訓練出一個能幹的太陽騎士!』

 

……」聽到這個答案,原本還在苦苦思索自己到底什麼欠了尼奧人情的夏佐,瞬間僵了僵,隨後決定不要露出任何表情。

 

『幹嘛!你那什麼表情?』

 

「沒有。」

 

『你少騙我了,你根本就是不以為然還是不屑的表情!』

 

「你看錯了。」垂下眼簾,夏佐一口否認。「你都說我是死人臉了,怎麼會有表情?」

 

『死人也會變成僵屍啊!不然就是像羅蘭那樣,我怎麼知道你是哪種?』尼奧理直氣壯的反駁。『你對我剛剛那句話到底有什麼不滿!?』

 

……我說沒有就是沒有。」嘆了口氣,夏佐無奈道。「不過你到底是來做什麼的?」

 

『什麼我來做什麼?我當然是要找你呃……那個……』頓了頓,尼奧苦思了一陣才猛地一拍手大喊。『啊對了!夏佐,我們來做巧克力吧!』

 

……巧克力?沒事的你做什麼巧克力?」皺起眉,夏佐有些疑惑。

 

更讓夏佐擔憂的是……要是真讓他做了,自己家中的廚房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雖然自己平常也不會開火,頂多偶爾拿來煮煮熱水泡茶之類,但是實在不想看到自己廚房完全毀滅或是家中因為不明原因炸出一個洞的樣子。

就算炸掉了尼奧也一定只是『啊哈哈怎麼會這樣呢?』然後下秒就溜的不見蹤影,留他一個人收拾善後。

 

『啊哈哈你不用擔心!我已經先去問過現任寒冰那孩子了,一定不會有問題的啦!』拍了拍夏佐的肩,尼奧從懷中掏出一張寫的密密麻麻的紙說道。『我讓他一個步驟一個步驟要怎麼做放什麼東西都詳詳細細的寫下來,你就不會出錯了!』

 

「為什麼是〝我〞不會出錯?」

 

『因為是你做啊!』

 

「你一開始不是說〝我們〞嗎?再者,我到底為什麼要做巧克力?」瞪著那上面的字,夏佐有些無奈的問。

 

『因為我不會啊!!而且我們交情這麼好,你幫我做一下會怎樣啊!?』尼奧理直氣壯的說。『你到底做不做!?囉哩巴縮的!』

 

「就算現在要做,也沒材料吧。」嘆了口氣,夏佐將紙條接了過來。「黑朱古力、白朱古力、淡忌廉、蘭姆酒、牛油和草莓朱古力……還要一些模具。」

 

『嘿嘿,我知道你這死人臉沒有!所以我都買好啦!』尼奧笑瞇瞇的抬起另一手搖了搖提著的大包物品。『怎麼樣?是不是很周到?』

 

……」這人是打定主意硬要逼到他做就是了。

 

『欸!我都買來了,你該不會想反悔不做吧!?』

 

重點是自己從來就沒有答應過才對。

 

「買這些需要很多錢吧?」尤其是現任寒冰那孩子,對這些可是很講究的。「你哪來的錢?」

 

『啥?錢有什麼問題,我去找教皇抓著他請款,教皇就給我一筆錢然後告訴我從格里西亞往後的薪水扣。』尼奧臉不紅氣不喘的說。『我他老師,那小子應該不會有什麼怨言的。』

 

……你確定?」

 

『確定的很!要是有怨言我就打到他沒辦法跟我抱怨!』尼奧朝半空中揮了揮拳頭。『哼!我栽培他這麼久,這一點點錢也不幫忙出一下,算什麼學生?』

 

「你真是……」搖了搖頭,夏佐在心中嘆了口氣。

 

或許該寫封信去提醒一下自己的學生?真不知道格里西亞在聽到自己的薪水被自己的老師預支走之後,會是什麼樣的表情……等等還是寫封信去告訴雷瑟一聲,免得到時候傳出什麼現任太陽騎士追殺前任太陽騎士的傳言才好。

 

『你快點開始動手啊!!』

 

回過神,夏佐才發現自己不知道在何時已經被尼奧拉近了廚房,材料也都被尼奧拿出來一一放在了桌上,後者正一副〝快點啊在磨菇什麼〞的表情。

 

「要是做出來你不吃,可是很浪費的。」嘆了口氣,夏佐脫下長袍,認命的捲起袖子道。「明明就說我做出來的食物來史萊姆都不吃,又硬要我做巧克力,真是搞不懂你在想些什麼……

 

『你、你很煩耶!那麼久之前說過的話你還記那麼清楚做什麼?』尼奧脹紅了一張臉,大聲吼著。『反正你都打算開始做了,就不要抱怨!問那麼多還不如快點做好給我吃,這次我會吃掉啦!!』

 

「反正你吃進去會再吐出來……你真不說為什麼要我做?」皺著眉,夏佐研究著紙條上的配方隨意問道。「明明路上隨便就買的到,偏要吃我做的?」

 

『就是想吃你做的不行喔!再有意見我就揍你喔!!』有些不自在的轉過頭,尼奧舉起拳頭威嚇。

 

……好好好,你乖乖坐著等,不然到時候我失手做出比失敗更加失敗的巧克力,看你要怎麼吃。」夏佐頭也不回的擺了擺手。

 

『哼……』尼奧哼了聲,乖乖地拉過椅子坐了下來。

 

趴在椅背上看著夏佐認真又僵硬製作巧克力的背影,尼奧嘴角微微勾了起來。

 

他實在是說不出口,其實自己很想從他那邊收到巧克力,就算早就知道夏佐總是做不出什麼好料理,但他還是想吃吃看……或許冒著一點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感覺?相處這麼多年了,雖然自己常常纏著夏佐替他做著做那或是逼著夏佐去做一些不願意的事情,夏佐往往也是無奈的答應……但他就是想看到夏佐那帶著困擾又對自己無可奈何的妥協模樣,那是少數幾次自己能在夏佐臉上看見除了皺眉或是憤怒以外的表情。

雖然知道夏佐不是心甘情願的去買材料做成巧克力後送給自己,只是妥協在自己的任性下,但只要能吃到,他就滿足了。

 

他一直都知道夏佐很少真正的想要替他做些什麼,但不管強迫也好、利誘也罷,就讓他這樣一直自私下去吧。

 

『欸,夏佐。』

 

「怎麼?」正在努力與料理搏鬥的夏佐心不在焉的應了聲。

 

『我跟你說……』其實今天是情人節,是做巧克力對喜歡的人表達愛意的日子。

 

頓了頓,尼奧壓下了想要吐實的想法。

 

『沒事,我只是怕你太專心,專心過頭了做一做睡著啦!』

 

……別鬧。」轉頭瞪了尼奧一眼,夏佐沒好氣的說道。

 

如果我不鬧你,你是不是,就不會再注意我了呢?

 

就算你一直都站在我身後,就算你一直無條件的答應我的要求,就算再讓你為難的事你都會皺著眉頭答應……但那是不是,只是有責任感的你,身為審判騎士、一個下屬所盡的職責?一個連退休了……都改不了服從太陽騎士、你的上司的習慣?

 

畢竟,習慣是很難改變的,不是嗎?

 

不過,就算你是如何的不情願,我是不會放手的。

 

「尼奧……尼奧……

 

「尼奧‧太陽!」

 

夏佐陰沉的嗓音將尼奧從思緒中拉了出來。

『呃?嗯?』尼奧抬起頭,看著夏佐背光看不清表情的臉。『那麼大聲做什麼啦……怎麼了?』

 

「叫你等你是等到睜眼睡著!?」挑著眉,夏佐嘆了口氣,將手中裝著加熱過後溶解的巧克力的模具拿到尼奧面前。「上面寫要用冰魔法讓巧克力凝固,這個沒辦法。」

 

『喔?我吃吃看。』尼奧伸手往模具挖了點,朝口中塞去。『噁……焦焦的,你也煮過頭了吧?』

 

「你沒洗手就直接吃,這樣不衛生,小心拉肚子!」夏佐皺著眉,有些責備的說。「我沒試吃。不知道味道怎麼樣。」

 

『哼,光吃你這充滿焦味的巧克力醬就會拉了好不好!?』尼奧哼了聲。『而且你自己都沒吃過的東西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