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初次來訪請點簡介;謝絕注音&火星文;請保持基本禮貌。
  • 4098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黑職‧賽X威‧聖誕賀文‧無H。】Merry Christmas

Merry Christmas

 

 

如同他們第一次相遇,那個寒冷的夜。

 

當然站在相反立場的彼此見上面完全不會有好話,雖然因為自己這方的過錯而迫使他不得不低頭──那個該死又混帳的紅色控。

 

皺著眉,他落在了教堂頂上,那個一手托著銀盤身穿燕尾服的優雅男子後。

 

『哟,我怎麼不知道害受也會來望彌撒?』

 

「身為凡多姆海伍家的執事,怎麼可以連這點小事都不會呢?」賽巴斯欽轉過身,臉上依舊掛著微笑,血紅色的瞳直直地望進了他的眼。

 

『你根本只是想狩獵裡面的靈魂吧?』推了下眼鏡,威廉冷哼了聲。『拜託你有點家犬的樣子好不好,不要戴上了項圈還向瘋狗似的到處鑽……再說,別在這種日子給我們增加工作量,我可是很忙的。』

 

「我也是很、忙的呢。」賽巴斯欽臉上掛著笑,不疾不徐的說道。

 

忙著應付一群不請自來的客人、忙著應付自家少爺更莫名其妙的要求、忙著處理僕人說要佈置結果卻崩毀的大廳、忙著處理廚師料理失敗變成一堆黑炭的食物……然後在午夜前來到這裡。

不過這些對方並不需要知道。

 

『不過是飼養著儲備糧食罷了,我可是要處理困難度加倍再加倍、比平時還要亂七八糟的事情。』

 

想起那個老是到處闖禍然後丟下一堆爛攤子讓他加班加班又加班一個人當十個人用整整三天三夜沒闔上眼的紅色身影,威廉的臉色不禁陰沉了幾分。

 

「那麼,這次我讓你弄出一個大到不得了的爛攤子當聖誕禮物如何?要多大就可以有多大……」歪了下頭,賽巴斯欽露出異常燦爛的笑容,緩步朝著威廉走去。「而且除了完、全不收取代價之外……這種禮物你要幾份我都不會拒絕喔?」

 

『閉嘴。』用手中的武器抵住了賽巴斯欽的胸膛,將對方阻擋在自己身前一公尺外之後,威廉嫌惡地撇了下嘴角。『還有,別再靠近了。如果是工作就算了,要是連在工作範圍外都要碰觸到害獸我可是會噁心到想吐。』

 

「是工作……嗎?」賽巴斯欽喃喃複誦了遍,突然朝自己口中丟了顆巧克力。「十二點了,要敲鐘囉?」

 

『那和我們的話題有什麼……唔!?』威廉睜大眼,不敢置信的瞪著賽巴斯欽那血紅色的瞳是如此的貼近在自己眼前。

 

更無法忽略的是唇上那稍嫌冰冷地觸感以及在口中隨著對方蠻橫游移的舌尖逐漸化散開的味道,甜中……帶苦。

 

午夜的鐘聲隨著聖歌在彼此耳邊迴盪,不散。

 

『嗯唔……』不過威廉也僅僅是征愣了那麼幾秒,隨即眼一瞇將手中的武器毫不留情的朝那不知好歹的惡魔刺去。

 

「唉呀呀。」立刻閃身退開的賽巴斯欽笑著望了眼腳下教堂那群結束彌撒蜂湧而出的人群。「現在人類這麼多,可別引起不必要的注意啊?還是其實你想增加工作量……嗯?」

 

『哼,害獸還是一樣的野蠻。』威廉的臉上是一貫的冷漠及淡然,撇了撇唇之後轉過身就打算就此離去。『懶得和你這害獸浪費時間。』

 

原本他真以為那個害獸說什麼要為之前那個該死的紅色死神惹出的事件對他詳加解釋,不過看來自己真是太天真了。

害獸依舊是害獸,不會因為彼此……而有任何的改變。

 

「沒辦法,這是害獸的天性啊。」

 

……看來害獸除了擅長浪費別人的光陰外,還有朝著他人背後亂丟東西的習慣呢。』穩穩接住朝自己身後直直水平飛來的銀盤,威廉冷冷地開口。

 

「那是因為死神除了闖禍之外還常常忘東忘西的,才會讓害獸讓費這麼多的力氣啊?」

 

『我可不記得,有掉過這噁心的東西。』看著被揭去蓋子的銀盤上裝飾精巧的手製蛋糕,威廉的眉皺到都快打成一個死結了。『再說,我一點也不……

 

『哇呀─!威─爾─咳噗!!』

 

伴隨著空中所落下的雪花,一抹紅色身影被男人抬腿一腳掃下地,接著又被擦得發亮的黑皮鞋給毫不留情的重重踩上了臉。

 

『克雷爾‧沙多克里夫,找我有什麼事?』

 

『好痛喔威爾─怎麼突然攻擊人家嘛……人家可是很很熱情的來迎接你耶,而且還攻擊人家閉月羞花的臉……』紅色的身影撒嬌的嗓音從皮鞋下悶悶的傳出。

 

『滾、開。』移開腳,威廉對著被踩了之後依舊嘻皮笑臉的克雷爾冷冷道。

 

『不要嘛威爾,現在是聖誕節了喔!聖誕節!我們去玩嘛……』克雷爾快速地從地上爬起,隨即在見到前方優雅的身影後興奮的跳了起來。『咦?執事先生也在啊?呼呵呵呵你也想念我這熱情如火的肉體想和我共結連理了嗎?』

 

『克雷爾。』這傢伙真是……

 

「是啊,我很想念當我痛毆你時,你臉部抽搐的熱情以及渾身上下不停慘叫吶喊的激情呢。」賽巴斯欽笑著拉了拉燕尾服。「我想你鐮刀被沒收之後還沒有拿回來吧?現在立刻來上一場如何?就當我看在那位的面子上免費奉送的聖誕禮物喔?我可是會好好招呼招呼你那美麗的臉的。」

 

……』克雷爾頓了下,立刻改為巴上身旁一直沉默不語的威廉。『吶,威爾!趁現在聖誕節我們去玩啦,人家很久很久很久沒有放假了說,還睡眠嚴重不足膚質都變差了啦,好不好嘛威爾?好不好嘛好不好嘛……

 

『閉嘴。』也不想想會這樣倒底是誰造成的?

 

『不要啦威爾,你要是不答應放人家假我就一直講一直講一直講……唔喔!!』

 

在一陣呼呼風聲及打擊聲後,紅色的身影以超高速朝著教堂旁的小巷撞了過去。

 

……

 

『那麼,我們就先告辭了。』收回腳,威廉朝著巷內凹陷處輕輕一躍。

 

『對了,還有。』原本在半空的的身影突然足尖朝巷子旁的屋舍一點,一個迴身轉回了賽巴斯欽面前,張嘴朝他唇上狠狠的咬了口後才又飛快退去。

 

『這可是你剛剛對我做那件事的代價,害獸,你欠我的。』

賽巴斯欽笑著伸舌舔去唇上逐漸滲出的鮮血,看著威廉精準地落在了坑洞前方,冷冷地開口。

 

『克雷爾,起來,回去加班。』

 

『嗚哇……威爾不放就不放嘛不要一聲不吭的踹人啦!』揉著頭上的腫包,克雷爾咕噥著從坑洞中爬出。『威爾是小氣鬼啦,連聖誕節都不放過人家,嗚嗚……

 

『吵死了,閉嘴。』

 

『好嘛好嘛……』看著威廉微微舉起的腳,克雷爾不禁瑟縮了下。『咦?威爾你為什麼會有蛋糕?看起來好好吃喔!給我吃!我要吃我要吃我要吃我要吃──』

 

『我再說一次,閉嘴!』

 

『給我吃嘛威爾,給我吃嘛給我知嘛給我吃嘛──嗚噗!!』

 

……威爾你好壞心喔,哪有人吃了幾口之後拿來砸到人家臉上的!』

 

『太甜了。』

 

『咦?』

 

『你,閉嘴。』

 

賽巴斯欽望著兩個身影逐漸隱沒在黑暗之中,嘴角一直掛著的笑容倏地染上一絲淡淡的溫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