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初次來訪請點簡介;謝絕注音&火星文;請保持基本禮貌。
  • 4013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吾命‧夏X尼‧無H】兄弟情‧上。




『唔,呵啊……』翻了個身,尼奧懶懶的打了個呵欠。

 

……醒了?」淡淡的嗓音從床邊傳來。

 

『誰!?』聽見原本不該存在於自己房裡的聲音,往常的警覺性讓尼奧整個人頓時從床上跳了起來,下意識就往平時掛著太陽神劍的牆上抓去,但手隨即被人緊緊的抓住。

 

『放手!你這混……』才爆出的粗口在視線對上那冷淡中夾雜著嚴厲的黑眸時銷聲匿跡,換上了討好的笑容。『呃……早啊審判,你一大早的怎麼會在我這裡?』

 

……」確定尼奧已經完全清醒後才鬆開了手,夏佐冷哼了聲。「早?你以為現在有多早了?」

 

『不是才、才第二天早上而已嗎?』揉了揉還有些隱隱作痛的頭,尼奧有些困惑的說道,但在看見夏佐那不為所動的樣子,只好乾笑著將時間加了上去。

 

『那第三天?還是第四……呃,五天?』吞了口口水,看著夏佐那越來越陰沉的神色,尼奧有些心虛帶點惱怒的撇開了視線。『煩耶!你就自己說啊!我是病人而且才剛醒來耶!你這樣耍我有沒有良心啊!?』

 

「今天是第七天。」面無表情的看著他,夏佐冷冷的公佈了答案。

 

『也才第七天而已嘛!又不是十天半個月的……』繼續看著牆壁,尼奧倔強的回嘴。

 

「才第七天?」夏佐冷冷的重複。「你覺得昏睡了整整六天五夜沒什麼大不了的,對嗎?」

 

『本、本來就是啊!我可是史上最強的太陽騎士欸!』

 

「史上最強會被人打到全身是傷倒在神殿門口連走都走不進來?史上最強會整整昏睡了六天五夜沒人叫還醒不來?」冷哼一聲打斷了尼奧的話,夏佐淡淡的說道。「你可真是厲害啊,太陽騎士長。」

 

『我那有醒不來,我本來要醒了好不好!要不是你一直坐在我旁邊給我那麼大的壓力,我早就醒來了。』被激的轉頭瞪著夏佐,尼奧沒好氣的說。『而且你不要亂說話,我不是走不進來,我只是想測試看看你們有沒有兄弟愛會把倒在門口的我扶進來,沒想到只有好人綠葉理我……哼!早知道你們是群沒血沒淚的人了,還有刃金,居然說我原來有腦子……給我記著!』

 

「所以都是我們的問題就是了?」夏佐微瞇起眼,遮住了眼底揚起的風暴。「你最強、其實根本沒事,都是我多管閒事?」

 

『本來就是……怎樣,你那什麼臉啊!』看著夏佐那面無表情的臉,尼奧沒好氣的抱怨。『哼!我這重傷患者才一起來就兇我,還說什麼有兄弟情,見鬼了鬼都不會信。』

 

……我兇你?」緩緩皺起眉,夏佐冷冷地重複了遍。

 

『當然是你兇我!不然是我兇你啊!?』

 

……那好。」夏佐倏地站起身,背對著尼奧朝門口走去。「既然你這最強最厲害的太陽騎士長沒事,都是我的錯愛多管閒事又會兇你,那就不打擾了,您就好好的休息吧。」

 

『我才不需要休息,我已經好啦!』尼奧不服輸的頂了回去。『你這雞婆又愛兇人的審判騎士長可以回去做你自己的事情了,在這邊我壓力很大耶!』

 

〝碰〞地一聲,尼奧被夏佐離去時的摔門聲嚇了一跳,忍不住喃喃的抱怨。

 

『看吧看吧,居然還摔我門,說他兇還不高興……』才抱怨到一半,房門又被人打了開來,尼奧頭也沒抬的開口。『幹嘛!就跟你說沒事了你還要囉嗦些什麼五四三的?不要來吵我休息啦!還是聽到我說摔你門不爽啊?那就來打一場定勝負嘛煩死人了!』

 

……

 

『說話啊!你啞啦……』沒聽見對方的回答,尼奧不禁有些疑惑的抬頭,卻看見綠葉端著托盤和大地兩人一臉錯愕的站在門口。『呃……

 

「太陽,既然你不想吃飯,那我就先拿回廚房去了……」綠葉的雙眼泛著委屈的淚,有些哽咽的開口。「你現在還很虛弱不要打啦……那天才傷的這麼嚴重差點死掉耶……等你好了我再陪你打,看你要打多久都可以。現在你、你就好好休息吧。」

 

站在一旁的大地沒有說話,只是用有點扭曲的溫和笑容望著他,然後緩緩伸手將房門給關上。

 

『呃,等等綠葉!我剛剛不是說……

 

又是〝碰〞一聲,他還未出口的解釋被關上的房門給硬生生的打斷,望著二度被摔上的房門,尼奧不禁有些氣悶。

 

搞什麼鬼!現在都沒人要聽他好好說話就是了?

都是審判那個死人臉害的,一開口就沒好話還一直兇我,弄到我心情那麼糟糕,還把脾氣發在綠葉那個好人身上,現在綠葉一定認為我討厭他了,而且還一臉要不哭的樣子,這下子大家一定都覺得是我欺負他,日子可難過了……

 

算了,先去找飯吃順便看看有沒有下酒菜吧,睡了這麼多天肚子實在是餓死了。

 

邊想邊下了床,尼奧將身上有點發臭的衣服給換下,打開房門打算偷偷去廚房偷點吃的。

 

但才一開門,映入眼簾的景象卻令他傻了眼。

 

『你們……』望著或站或蹲抑或是百般無聊坐在地上打瞌睡的眾人,他有些遲疑的開口。『通通都擠在我房間門口做什麼?』

 

「能做什麼?看看沒有腦子的人在重傷後醒來是什麼樣子啊!」原本靠在門旁的刃金在見到他後冷冷的回答。

 

『那現在看到了,能不能借過!?』尼奧沒好氣的說。『我想去找吃的。』

 

「你不是跟綠葉說要休息不用吃嗎?」寒冰一句話就冷冰冰的把他堵了回去。

 

『那是剛剛,我現在餓了!你們讓不讓路啦!!』看著眾人譴責的神色,尼奧有些惱怒的喊。

 

「審判下令要你不准離開房間,你就乖乖的待到晚上等綠葉送晚餐再吃。」聽見寒冰的回答,眾人臉上都帶著認同的臉色點了點頭。

 

『什麼!?他憑什麼……叫他過來!我自己跟他講!』尼奧氣急敗壞地吼。

 

「他很忙,要去替你善後那群盜匪的事情,還有解決這幾天你堆積的公文,沒空。」

 

『啥!?那你們不會去幫他啊?反正我現在要出去吃飯,你們通通給我讓開!』尼奧伸手想推開擋在身前的刃金,卻發現目前餓到極點的自己根本沒有力氣,甚至還因為用力過猛反讓自己倒退了好幾步跌坐在地上。『

 

「既然你都乖乖回去自己的房間了,那就休息吧。」居高臨下的看著有些臉上泛著錯愕神色的尼奧,刃金冷冷的丟下這句話,接著毫不留情的當著尼奧的面將房門重重關上,隨後還傳來上鎖的聲音。

 

『欸!?媽的……你們開門啦!!』愣了下,尼奧憤怒的跳起來衝到房門前重重的又敲又踹。『喂!我是病人耶,你們這樣對嗎?幹,開門啊!!』

 

但這次不管尼奧怎麼破口大罵兼加威脅利誘,房門外始終靜悄悄的沒有再發出半點聲音。

 

好半晌,尼奧終於脫力的坐倒在房門口,腦中充滿了夏佐那面無表情的冷硬模樣還有方才眾人一副都是他犯了錯的神情。

 

『媽的,夏佐‧審判!你居然不給我吃飯又不給我出去!!』猶不甘心的罵著,尼奧終於敵不過一波波席捲而來的倦意,吃力的站起身緩步朝床鋪的位子走去,隨後無力的將自己摔在床上。『可惡……等我睡醒吃飽以後一定要通通把你們都打到求我原諒……尤其是夏佐那個混蛋……給我記住!!』

 

帶著滅不去的怒意,尼奧緩緩閉上了眼。

 

 

 

兄弟情,上篇,完。

 

 

===================================


後記

會生出這篇文要感謝我家尼奧……(誰你家的),
不是真的原作裡面的那個,雖然也要感謝原作裡面的,
可是就是……反正就是尼奧又不是尼奧就是了(啥)。

尼奧我愛你!!(人家困擾)

本來一開始很糟糕的,
後來想想我還是不要一直這麼澀澀地好了,
偶爾我也想走點純情路線(屁啦),
算了,我這樣說反而一直想吐我自己的嘲。


總之非常感謝噗上的大家,
讓我每天都萌萌的!超開腥!(根本就是自己的問題)
雖然有時候萌萌到我腦補得睡不著……(怪誰)

所以下篇就會有H,
至於H到什麼程度我不敢保證,
大概是有點激又不會太激吧,
目前為止是這樣……啊?我才沒有澀澀的呢!
不過沒想到我把部份H延到下篇之後這篇居然爆到三千多字(汗),
因為我很喜歡很多人擠擠的感覺(?)所以稍微把其他人加了進去,
一切都是腦補,他們的個性和原作無關。

不過下篇就沒有擠擠的感覺(?)了,
那個……ALL教皇(的錢)不能用來ALL眾聖騎(你夠了),
Yoooooooooo。

其實我還蠻喜歡看審判&太陽吵架了,
不管前後任都是,
鬧彆扭超可愛的好不好───
不覺得萌萌的嗎?(你滾)

 
水無月夕羽 于 2011.02.1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